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刘玉香:抚养残疾弃婴17年 被称孤老慈善家

小城故事 磁县百科 60℃ 0评论

17年前,河北磁县岳城镇岳城村孤寡老太太刘玉香,不顾家中还有整天四处乱跑的智障儿子,断然收养了一个被人多次舍弃的残疾女婴,靠捡废品抚养女婴长到了17岁,人们都由衷地称她为——孤老慈善家
20100119095746953

不抱她回来我良心不安

近日,记者来到了刘玉香老人的家。走进一个破木板栅栏门,满头银发的刘玉香老人拉这捡来的孙女迎了上来。东屋里用泥巴糊成的灶台,被烟熏得黢黑的屋顶和墙壁,三两套碗筷,零乱地堆着的废品,一辆用废铁拼焊成的四轮小铁车,是厨房。南屋光线昏暗,弥漫着潮湿霉变的气味,一张用砖块支撑着一条腿的破方桌靠在墙皮斑驳的墙上,两张用门板搭起的“床”,堆着两床破了露出棉絮的被子,一个褪了色的旧衣柜,几个盛米面的小瓦缸。身材瘦小单薄,站在她旁边的孙女,时而傻笑,时而高叫。这就是老人的家了。

刘玉香老人今年84岁了,35岁丧夫,留给她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和一个智障的儿子,依靠拾废品度日。

1992年的寒冬腊月初一,已近70岁的刘玉香顶着寒风把捡拾的废品拉回了家。还没顾得上吃口饭,就听邻人说在岳城水库坝下有个被人遗弃的婴儿,刘玉香随手拿了一个硬馒头急急忙忙跑到了那里。在路旁的杂草垛上,一个被丢弃的婴儿包在一块小褥子里,瑟瑟地颤抖着,脸色黑紫,已哭不出声来,周围站满观望的村民。有人说这孩子身体有残疾,已不是头一回扔在这儿了,已有两三家的人抱走又抱了回来好像有残疾。刘玉香不管这些,走上前抱起孩子,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孩子“她好歹是条命儿,我不能不管。见命不救,一场大罪,不抱回来她我良心不安。”
20100119095754729
捡废品也要把她养大

刘玉香给孩子取名叫宝珍,意为珍贵的宝贝,期望她健康长大。小宝珍刚抱回来的几天里,由于受了凉,常拉肚子、发烧。打针、喂药,几天不见好转,刘玉香心里阵阵酸楚:不行,得上大医院看看。刘玉香想着,把紧裹在一块小布中皱巴巴的毛票,卷了卷,紧紧地攥在手里,将包小宝珍的褥子裹了又裹贴在胸前,急急忙忙赶到了岳城镇卫生院。打针、输液,针挑后背,洋办法土办法用尽了,总算是治好了病,孩子活下来了,但刘玉香长期捡废品攒下的100多元“毛票”就剩几元钱了。

为了两个人的生活能维持下去,为了让小宝珍吃好点儿。刘玉香还得捡废品,而且要比以前捡得更多,走得更远。因不放心将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刘玉香只好把孩子放在自己拣废品的小车里,拣到哪儿拉到哪儿,饿了就啃几口硬馒头,渴了喝几口水,回到家了才煮上碗玉米面糊。看着孩子跟着自己受罪,心里很难过,隔三差五地给孩子买上根油条,一个豆包、糖包,或是几块饼干给孩子改善一下,而刘玉香自己却舍不得吃上一口。孩子骨头软,她听说吃骨头汤能使骨头长壮,她就到街上买几根骨头为小宝珍熬汤喝。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常常有病,有几个多余的钱就给她买些好吃的补身子……

常有人建议把孩子送到福利院或别人家,但刘玉香老人每每倔强地说,“虽然我啥都没有,就是靠捡废品也要把她养大。”

小宝珍的一天天长大了,但刘玉香渐渐地发觉不对劲儿,与别的孩子不一样,都好几岁了,小宝珍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找医生看了一下,小宝珍是智障儿!结果如晴天霹雳,让刘玉香老人僵在了那里:“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啊!丈夫早亡,留下一个智障孩子也跑出去常年不在家,捡到的这个孩子竟然也是智障……”

震惊,沮丧,想了许多许多,待回过神来,看到傻笑着的小宝珍,刘玉香老人将小宝珍紧紧抱在怀里,拉起废品车又上路了,没有一滴泪……

善良感动淳朴村民
20100119100227442

刘玉香老人收养残疾弃婴,视如己出,村民邻居们无不感动,都尽力帮助这祖孙二人,不时接济些面、菜等生活必需品,可倔强的老人都坚辞不收。“我这么大年纪了,帮不上别人什么忙,咋能再要别人的东西呢?拿了别人的东西我心里不安生。”

但不知是命里注定,还是命运捉弄,小宝珍10岁时,常常发病,每次都有一个多钟头浑身抽搐。又请医生来看,说是“癫痫病”,现在还不能根治,只能长期依靠药物控制病情。可对于这样贫困的家哪有那么多钱买药治病呢?这次,一辈子不求人的刘玉香开始到邻居家借钱给小宝珍买药治病。1元,5元,10元,每笔她都认真地记下。邻居们都说不用她还,她却认真地说:“那不中,俺得还。”于是更加拼命地捡废品。因为自从将小宝珍抱起的那一刻,她就抱定了一个目标,像亲孙女一样将她养大成人,不求别人,也不向政府伸手。

刘玉香老人的善良感动着淳朴的村民。她拒绝要别人的东西,村民们也都理解了,总在背地里偷偷帮忙。

刘玉香住的房子原先是一个大坑。没有了丈夫,她为了盖房子,就每天挎着荆条篮子一筐筐地往回背土填坑。乡亲们为帮她,无论谁下地回来,总要带篓土或装几块石头给她填到坑里。日子久了,土坑也填平了,上面也盖起了房子。刘玉香院中有口井,当时砌井时没有砖,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偷偷把自己不用的砖块搬到老人院中。谁家有了饮料瓶、废纸箱等废品,也都随手送到老人家里来。废品站的老板只要是见她来卖废品,都会多给她几角钱。

17年了,当年的弃婴已经变成了大女孩,刘玉香也已经84岁高龄,想想17年来的生活,想想自己整天不见影踪的智障儿子,她爬满皱纹的脸上也曾流下眼泪,但坚强了一辈子的她说:“我能养活这个孩子,不给村里、领导找麻烦。县领导给我办了”五保”,前两年一个月给我300块钱,从去年7月份起,县长特别照顾我,涨到了600元。逢年过节,县乡领导都带着东西来看我,如今日子好过多了。可我还得捡废品,我老了,得给宝珍多留点。”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6 + 0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