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磁县古墓出土神秘壁画

地域风韵 百科编辑 179℃ 0评论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河北磁县湾漳北齐高洋墓壁画的出土,使1400多年前的北朝真迹重见天日,在我国考古界、美术和美术史论界引起了不小震动。墓道填土在夯实过程中,墓道两壁承载壁画的墙皮受到挤压而错位,壁画上的人物和神兽等形象发生了不同程度变形。即使这样,还是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这些画面一定是出自大家之手。画家不仅有高超的造型能力,而且非常善于捕捉人物的神情心态,塑造的形象生动传神,人物活灵活现,仿佛呼之欲出。

高洋墓墓道

壁画古朴典雅,遍布整座墓葬,仅墓道两壁就达320平方米。气势恢宏,让人称奇。墓道壁画表现了墓主人出行场景,壁画保存完整,内容丰富,艺术水平高超。墓道中,在莲花纹和忍冬纹的地毯上,有4列共106位手持各种仪仗的人物,前面有青龙、白虎引领,他们在近4米高的大朱雀的凝望中,缓缓前行。天空中彩云朵朵,飘落着莲花、摩尼宝珠和莲花忍冬,飞奔着各种神禽瑞兽。那出行的场景极其豪华、壮观。

高洋墓壁画神兽及莲花
北朝时期绘画继承了汉晋传统,借鉴和吸收了南朝文化和西域的艺术,有着强烈而鲜明的时代气息和艺术风格。墓室壁画艺术也在延续和发展,不断融入外来式样和时代新风,突破了传统的空间布局,开启了在墓道两壁绘制壁画的先河,通过表现墓主人出行时的仪仗等画面,来炫耀墓主人高贵的身份和地位。
到目前为止,全国发现的北朝壁画墓约有40多座,如娄睿墓、徐显秀墓、茹茹公主墓、高洋墓、高孝绪墓、崔芬墓,以及近年山西新发掘的忻州北朝大墓等,都出土了大量壁画。娄睿墓壁画的出土,曾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术界和美术史界引起很大震动。但是,壁画中的人物,和传为北齐杨子华的《北齐校书图》中的一样,多是额圆颐方,略呈鹅卵形,似有千人一面之嫌。

《北齐校书图》及局部

在这些北朝时期的壁画墓中,高洋墓是一座帝陵,级别最高,壁画艺术水平也最高,洋溢着皇家气息。它代表了北朝时期宫廷绘画的最高水平。其壁画中的人物,极为写实,脸型多样,个性鲜明,气韵生动。绘制更为精细,更为传神,色彩也更为华丽。从构图来看,整体布局,匠心独具。墓道呈斜坡状,长约37米,墓道两壁壁面最高处达8米多。就是这样两幅长卷式的画面上,那众多的人物和神兽等形象,如何安排?如何做到前后连贯呢?

墓道东壁后上方所绘仙鹤、神兽

当年这座大墓壁画的设计和绘制者们颇费了一番苦心的。面对向同一个方向行进的众多仪仗人物,画家利用人物左顾右盼、侧身回首等不同姿态,避免了单调呆板,画面成为前后呼应的整体。同时,设计者还利用斜坡来增强画面的动感,再加上那奔腾飞翔的神禽异兽、拖曳的云气、向后飘扬的幡、氅等,使整个画面达到了满壁生风的效果。整个墓葬壁画挥洒自如,毫无矫饰,众多形象彼此呼应,浑然一体。
壁画中的百余个人物形象生动,性格鲜明。在这些人物中有汉人,也有一些典型的身材高大、高额深目、浓须,甚至也有卷发的人物形象。很显然,在高氏集团中,除了汉族官吏外,还有大量的鲜卑族和其他北方少数民族官吏,它反映了当时的民族融合情况。

墓道东壁仪仗人物临摹线图
壁画中的人物形象看,画家的用笔,朴素、沉着;用墨,有浓淡变化;用线,极为灵活,根据所表现的内容而定,人物的服饰线描多匀细流畅,富有弹性,似“高古游丝描”,洋溢着秀劲古逸之气。

墓道东壁仪仗人物面部,须发生动

东壁前面第五人,头戴的小冠,在勾勒后有修改的痕迹,当时,那些废掉的线条似乎被白粉覆盖过,现在,那些白粉脱落,废掉的线条又露出。他手握仪剑,面庞丰满圆润,双目默默目视前方,紧抿着的双唇,显示出凝重的表情。从他的脸上能感到仪式的肃穆与庄严。此人物的刻画极其成功,眉须鬓发,有“毛根出肉,力健有余”之感 。

墓道西壁仪仗人物
西壁第四十人,头戴笼冠,眉目清俊,高鼻梁,瘦峻的下颏,络腮胡须,长有眼袋,面部红润,手持“手板”的文官。他若有所思,带着一丝忧伤,不知装着多少心事。还有他身后那头戴鱼鳞甲片护额,身着铠甲的武将。显然他有北方民族的血统,威武骠悍,双目炯炯,剑眉紧蹙,高鼻,大嘴,连鬓胡须,正在行进中回望。
画家留在壁画上起稿的淡墨线和起稿的划痕,依稀可见。那些起稿线,仅仅是形象大体位置的标记。画家定稿时并没有拘泥初稿。那流畅自然的线条,那细细柔劲的毛发,竟能浑如天成。
这些壁画应该是由几位画家按照总体的设计合作完成的。主要的绘制者,应该是高洋皇帝近侧的画家。从文献中可知,北齐画家杨子华、曹仲达等名声显赫。曹仲达是西域曹国人,绘画造诣极高,其“曹衣出水”和唐代吴道子的“吴带当风”齐名,在我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墓道西壁仪仗人物壁画
有关杨子华,《历代名画记》有“尝画马于壁,夜听啼啮长鸣,如索水草;图龙于素,舒卷辄云气萦集。世祖重之,使居禁中,天下号为画圣,非有诏不得与外人画”。从“高洋死于天保十年(559年),葬于乾明元年(560年),武成帝时(561—564年)杨子华任直阁将军员外散骑常侍”这个情况来看,或许就是杨子华负责了高洋墓壁画的绘制,因表现出色,才得到了武成帝的“提拔重用”。画中一些人物和神兽最有可能是他的手笔。
曹仲达创作的“曹家样”独具风格,有“曹衣出水”之称。但在画中,并没有看到“曹家样”的影子,看来,他在艺术创作时使用的表现手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是根据绘画题材来选择的。他是外国人,画那些外国人会更得心应手,说不定壁画中的那些少数民族人物形象便出自他手。
刘杀鬼,也因善绘事,“常在禁中”作画。《历代名画记》有:“画斗雀于壁间,帝见之为生,拂之方觉”。壁画中的那些神禽异兽或许有他的作品。
其他参与绘制的画家,无法知道他们的名姓。

高洋墓墓道壁画摹本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
转载自:(微信)磁力磁县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7 + 6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