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麦收的记忆

原创精品 百科编辑 59℃ 0评论

磁县财政局 陈玉璋生活照

又是在一年一度的麦收季节,带着妻儿回农村老家帮忙收麦子。伴着联合收割机的轰鸣声,几亩地的麦子一个多小时就收割完了。午饭时,娘说,现在都是机械化收麦了,虽然体力劳动减轻了,却越来越没有早些年那种风风火火抢麦收的感觉了。回县城的路上,孩子问我原来麦收什么样,一下子将我拉回儿时的麦收时节。
小时候,家里种了不少麦子。在我的印象中,麦收时节,应该是一年中最繁忙最紧张的时刻。割麦是麦收中最累人、付出最多的活计。在完全靠人工劳作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每到麦收季节,大人们起草贪黑,孩子们也跟着紧张地忙碌。割麦一般都是在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这时候的麦子因为露水的缘故不会掉麦粒。记得每年割麦子的季节,父亲和哥哥姐姐们拉着架子车,带着镰刀和捆麦子的草绳子,扛着杈子,我则紧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捡麦穗用的布袋子、干粮和一壶开水。
割麦,就像割草。把镰刀磨得快快的,向麦子根部猛砍,麦子便轰然倒下。割麦子时通常三个人一垅,割得快的在前面打头,先割一把分成两股,把两头儿一拧,然后左手拢麦,右手挥镰,唰唰唰,一会儿就割出去老远。接着,第二个人开始跟着割,最后一个人负责捆麦子。老人和孩子们,则跟在后面忙着打捆、捡麦穗,争取做到颗粒归仓。
我不甘心做那些“零活”,也想学着大人那样割麦子。父亲一边示范,一边向我讲解动作要领:“右手拿好镰刀,左手反手腕抓住小麦,一刀一刀地割。”起初,我的双手和脚步配合不协调,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不仅速度慢,麦子也撒了一大半。父亲站在旁边,表情显得很紧张,再三提醒,别让镰刀割到小腿。
割过的麦子要码放整齐,等到下午天气稍微凉快一点,地面有潮气时,就要把麦子捆起来。捆麦子也是个技术活,须从成堆的麦子下面抽出一把有些软的麦子,平均地分成两组,把麦穗下面的部分用力地拧在一起,搁在散放的麦子的中间,然后将其拦腰捆起来。捆麦子也是需要力气的,如果捆得太松了很容易散架。接下来,就要把成捆的麦子用架子车拉到打麦场里去了。装车也不容易,刚开始的两层比较好装,只要把麦捆挨紧了放就可以。到了第三层时,父亲便会用麦杈往麦捆中间一扎,挑起来往平板车上扔。哥哥则站在平板车上,把扔上来的麦捆摆放整齐。麦子一层层码上去后,就要咬好茬口,咬不好茬口路上遇上个坑洼或斜坡很容易翻车。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一车麦子很快就装好了。许许多多拉麦的架子车和拖拉机从四面八方涌向麦场,尘土飞扬,人声鼎沸。打麦场里人们的叫嚷和欢笑,使麦场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夕阳西下的时候,打麦场上人声鼎沸,欢歌笑语。劳累了十多天的农民把自己的喜悦放大到了极致。他们看着堆成山的小麦,尽情地放纵自己。平时里对子女非常严厉的父亲也会绽放出难得的笑颜,任孩子们在麦场里疯跑疯闹,一家人说笑着,把小麦收进早已经准备好的口袋,再用拖拉机或小拉车把沉甸甸的小麦拉回家,也把一年的希冀和喜悦拉回家。
麦黄的季节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岁月如流水般一天天滑过,儿时的麦收,犹如一串串彩色的珍珠,将永远留在我记忆的深处。
(陈玉璋/文)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0 + 3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