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记忆中的固城乡村四季

原创精品 百科编辑 47℃ 0评论



还是这一片土地,儿时记忆中村庄四周那广袤的田野早已是高楼林立、道路纵横。我非常怀念小时候的乡村四季,只因那是置身于现在城镇化的人们无处寻求的自然景色。
记忆里只有在村中的榆树结荚、柳树发芽、槐花盛开的时节我才感觉到春天的到来。特别是骈家井坡的大槐树、村西耿家的大槐树、后街黄家院内的大槐树,都生长得枝叶葱郁、婆娑,悬挂于枝头的槐花点缀于青枝翠叶之间,随风摇曳,驻足观看,别有一番情调。每逢吃饭的时候,在附近居住的人们会端着饭碗,聚在树下或井坡旁,边吃边聊,好不惬意(俗称“饭市”)。
早时的固城村大街两侧的人家随处可见枝繁叶茂的榆树,村东头张家门口有一棵大榆树,枝干弯弯曲曲、树皮粗糙,高度将近十米,小时顽皮的我常会脱掉鞋子光着脚丫爬上树去掏鸟窝,有时失手就会贴着树杆滑下来,胸前划出一道道血痕,疼痛不已,回到家也仍然遮遮掩掩,不敢让家中大人发现。
一到春天,村中的榆树便会结出一串串沉甸甸的榆钱,大风吹过后榆钱如雨点般纷纷洒落,落到房顶上散在大街上,村内到处充满着春天的气息。
这时铁路两旁通天高的大白杨也不复冬天光秃秃的样子,绿油油的杨树叶会随着风吹发出刷拉拉刷拉拉的声音,我们这些孩子们就会用杨树枝桠编成一个个伪装帽戴在头上,学着电影中的样子,神气活现地走到大街上显摆。
儿时村庄的春天是美好的,那时的幸福就是到了春天用东坑边的柳树枝搓出一个空壳,然后将一头捏扁,做成柳哨,然后吹奏出一曲曲美妙的小调。
如今人们已经很少在村中见到这些树木,树荫下的“饭市”早已经没有了,吃饭时再没有邻家相聚的热闹场面,我时常感叹:村里的那些树都去哪儿了?它们曾经绽放花朵、长出绿叶、点缀春光,给人们带来了无数的荫凉,我常常以为那也是乡村固城里最美的风景画。

夏至以后,一到晚上墙角、墙缝里就蛐蛐不停的欢叫着,幼小的我到处寻觅也找不到这些神秘的昆虫,有时我便坐在院子里,或躺在娘的怀抱里,望着夜空中的星星、月亮,看那永远也看不懂的天书,听娘哼唱着:娃娃睡,娘倒兑,姐姐去地切谷穗……渐渐地进入梦乡。
到了五月麦子熟了,割麦子的时候家里的大人们就冒着酷暑顶着烈日就像救火一样不分黑夜白天往场院里抢拉麦子,害怕一场大雨将刚收割的麦子捂在地里。只有到生产队的场院里堆满了麦子,辛苦了一阵的大人们才会让家里蒸一锅白面馍馍改善一下生活,对于幼小的我们来说,吃一顿白馍那一个香啊!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是一种很奢侈的享受。收获了麦子,剩下的麦秸就堆在场院一垛一垛,我和小伙伴们三五成群以麦秸垛为据点,藏猫猫、打仗,或是在这个舞台上轮番上演各种英雄故事:董存瑞的故事、地道战等等,要多威武有多威武。累了脏了就跑到附近的滏阳河里洗个澡,畅快非常,只有到了很晚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分手回家。儿时的麦秸垛是我们最大的乐园,麦秸垛于我们就如同水之于鱼儿,在那时单调的乡村生活中给我们带来了无穷欢乐。
光阴似箭,现代文明的触角一天天渗入村庄的每个角落,打麦场和麦秸垛没有了,村庄一点点变化。固城的乡村夏天也遗落在人们的记忆深处。

文/ 磁县刮开看_乱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4 + 2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