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故乡的石拱桥

原创精品 磁县百科 47℃ 0评论

74c2bacfgx6ClLdlXvp0f&690

在河北磁县,提起南关大石桥几乎妇孺皆知。遥望历史,远在明清时期,这里就一度成为磁县最著名的景观之一。而她的前世今生亦跌宕起伏,曲曲折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一次路过这里,看到了这座历经沧桑的古石桥。
冬日的暖阳就那样惬意地洒在石桥上,像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桥面上巨大的石块依旧保持着苍劲朴拙的风格,两边栏柱上的石雕——桃子、石榴、葫芦等象征吉祥长寿的雕塑虽然有些残损,却依然顽强地挺立着,见证着一年年不息的水流,一岁岁不变的荣枯。站在这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石桥上,我想起了她前世的绝美与繁华,想起了“滏桥秋月”和她的渊源。

74c2bacfgx6ClKYgwX791&690

南关大石桥因横跨滏阳河,故又名滏阳桥。而在遥远的古代,她还有个更加优美的名字——堰月桥。堰月桥不知始建何年。据《磁县志》记载:“桥在州城南里许,跨河为梁,厥始久远。”原桥“南北建石为崖,中垒石为圈,高约二丈五尺,阔三丈,长十二丈。两头耳圈各二,状如娥眉。”或许正因为“状如娥眉”,她才得此佳名。
这么美的桥在古代也备受重视。史料记载,历史上在金、元、明三个朝代,曾多次修缮,而重修石桥规模最大的当数明隆庆三年(公元1596年)。因为在明嘉靖末年,大雨成灾,将石桥冲毁。隆庆三年大规模重建,历时两年方告竣工。重建后的大石桥“隆然雄峙,俨若飞虹御空,长鲸卧波”,为后来重修之典范。也许正是因为此次修缮,才成就了“滏桥秋月”的美名。

一百多年后,即公元1703年,清康熙帝西巡回京,冬月驾至磁州,登上此桥,观紫气东来,岸边杨柳笔直,桥下河水潺潺,豪气顿生。遂亲佩弓矢,纵马驰骋。《磁县志》如此描述当年的滏阳桥:滏阳桥为吾磁巨大建筑,形若长虹横卧波上,南北市廛栉比,东西林野在望,每逢仲秋佳节,皓月当空,净影沉璧,凭栏一望,素娥弄波,银光长流,赏心悦目,千金难得。此情此景被誉为“滏桥秋月”,列为“磁州八景”之一。众多的文人骚客聚集此地,感怀美景,赋诗歌咏。清代康熙年间的磁州知州任塾曾写诗描述这一胜景:虹桥长百尺,吏散独闲凭。近市烟仍合,回潭月自沉。鸟惊城上柝,鱼跃岸傍灯。欲看天河晓,霜寒坐未能。

到了清道光十年,该桥在大地震中坍塌。清光绪二十四年,州牧许之轼募捐重建此桥,更名为“涉利桥”,意为“便于通行的桥梁”。但在此次修建中,主事者错误地认为,如能加高桥体,站在桥头就能望见城内的鼓楼。于是极力增高桥体,并除去四耳券,改建三大券。该桥建成后,因桥面过高,坡度太大,车马往来极为困难。尤其是到了冬雪之日,坡面打滑,给过往行人造成许多不必要的伤害,完全失去了建造桥梁的本意。后来,虽着力改造,垫高桥的南北两端,甚至揭去桥顶石层,可终究于事无补。“涉利桥”一时成为行走不变的桥梁。

基于此种情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县长孙振邦提出:“滏桥乃南北孔道,冀南咽喉,为军民运输、商贾贸易所必经,若不改建,何以便商旅”。于是在当年四月兴众动工,将原桥拆去进行重建,历时四个月而完工,并恢复原名滏阳桥。重建后的滏阳桥在高度上比原桥减低一丈有余,仍建有三个大券,桥身与两端路面基本持平,桥体为石质结构,桥两侧建有54根石栏柱,各种造型的柱头雕工精美,活灵活现,栏柱之间有高3尺、长4尺的档马石。桥的两端各雕有两个精致的石狮子,做戏球状。桥身的每个券顶处,各雕有一个蛟龙首,取安澜镇水之意。六个蛟头,张口瞪目,俯视水面,形态逼真,栩栩如生。

奔流不息的滏河水永远带走了久远岁月里滏阳桥的变迁,那些曾经鲜活的人和事只在他们应该展示的年月充分展示了一番,就匆匆谢幕。从一座桥的精美,我看到了先祖智慧的光辉;从一座桥的数度重建,我看到了生生不息的文明延续。我知道,祖国辽阔的疆域里一定有很多这样的石拱桥,但,唯有这座,南关大石桥——故乡的石拱桥,能一次次走进我的梦里,走进我的心里。

文/荷城青妮
配图/世民的空间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7 + 5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