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杜鹏光

小城故事 百科编辑 52℃ 0评论

杜鹏光,磁县工商局一名干部。今年被磁县县委县政府评为磁县十大和谐家庭。

婚姻是什么?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理解,而我要说的是:婚姻是对家庭、社会担当,是对孩子、妻子、社会的责任,是夫妻间的相濡以沫、是对家人的不离不弃,是对结婚誓言的履行,是对社会安定的承诺。但这些话,真正地肩负起来,却是无比的沉重。为了给已经患病十六年的妻子治病,我自己都不知道去过多少家医院、多少家个人的诊所,也不知道自己熬过多少个不眠之夜。眼看心爱的妻子在死亡边缘徘徊,又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自己几多痛楚,几多无奈。

但是我一直坚守着我们的结婚誓言——“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1998年的3月9日,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母亲打电话到所里告诉我,妻子为我生下一个儿子。可是刚刚喜悦的心却被母亲下面的话给吓坏了:由于生产时大出血,我的爱人在医院抢救。当时我在磁县最偏远的工商所——白土工商所,我马上骑上摩托车,想一下子飞到妻子的身边。一路上我把油门加到了最大,耳边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可我还是觉得车跑得太慢了。到了医院看到昏睡中脸色像纸一样白的妻子,我的心五味杂陈,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妻子温柔贤惠的画面。虽然已经输上了血浆,可是妻子依然在昏迷中,不知道她丈夫的到来。坐在妻子身边等她苏醒过来,也第一次感受死亡的味道。经过三天三夜抢救,她终于活过来了。15天后她身上出现了一大块一大块青色瘀斑,身体羸弱的她被告知患上了有不死癌症之称的再生障碍性贫血,从这一天起我们就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路,也开始了无比辛酸的生活。

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妻子,从1998年开始我就把她和孩子她们母子两个接到了白土工商所。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把母子两个一天要吃的饭给他们做好,把妻子要喝的中药煎好。8点钟把母子两个叫醒照顾他们吃完饭我就下乡工作去了。虽然那时候为了治病我已家徒四壁,可我还是借钱买了个二手手机,为的是妻子如果有什么情况我随时能够知道。中午回不了单位就打电话问问妻子是否平安。下午回来后收拾他们用过的碗筷,一家人在一起吃个快乐的晚餐。夜深了妻子跟儿子都睡着了,我轻轻的把他们脱下来的衣服拿到院子里的水窖旁洗干净晾好。

2003年2月20日我跟同事刚刚到贾壁乡岗西村手机突然响了,是所里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是同事王建军急促的声音:“老杜赶紧回来!你老婆不行了!”等我赶到了所里同事们已经把我的妻子抬到了汽车里,司机王忠学催促着赶紧去医院。两天后,虽然县医院已经给她输了两袋血浆,但是病情一点也没有好转。医院建议我们去北京治疗。上了火车才发现,车上人太多了,我只好坐在地上抱着她,到站了,妻子再也支持不住了,就直接躺在车站冰凉的水泥地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递上异样的目光,可我却没有心思理会。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我的心都碎了。好不容易到了北京我们直接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可是去301看病的人太多了,整个挂号大厅排队的人摩肩接踵,为了能随时看到她,我把她和孩子带到了挂号大厅,把被褥铺在地上,我向前挪一下就让我5岁的儿子帮我把她向前拖一下,就这样总算挂上了治疗血液病最权威的刘海川教授的号。非典来了,不能上北京直接找刘教授看病了,由于大剂量激素和细胞毒素的应用,她头发全都掉光了,更可怕的是小腿的肌肉全部萎缩,以致连走路都成问题,每天吃饭都得喂、大小便全部在床上解决,我怕她生褥疮每天多次给她擦拭身体,就这样我们又挨过了几个年头。

2008年我爱人的病情再一次加重,我们来到了石家庄平安血液病医院。由于床位紧张,医院只让家属坐在小凳子上陪护。白天还好,晚上困了只能在小凳子上打个盹,就这样在那里住了两个月。出院了她的病好了很多,可我却病了一场,瘦了20多斤,可是我非常高兴,如果能够把妻子的病治好,让我付出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16年来,为了给她治病我们去过北京的301、北京协和、北京西苑医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天津的血研、石家庄平安医院、廊坊中医研究所、武汉血液病医院、长沙湘雅医院……

但是自2008年以后,由于经济能力不堪重负,我一直没有能力再让妻子住院治疗,只好按照医生嘱咐在家治疗。于是我又多扮演了一个角色——医生。每次妻子病情发作时,我都得在她的呻吟中忙得不可开交。手上正搓着衣服,就要赶快去熬中药,被中药味呛得晕头转向,又要忙着去看看妻子,送上一杯热水,服侍她喝下,然后出去买菜、做饭,又要抽出空闲来到妻子身边。为了饭菜有营养,我一个大男人居然练就了一手好厨艺,也被积年累月的油烟熏成了黄脸。才吃下饭,在别人闭目消食的时间,我又急忙配好药,为妻子输液。妻子静静地睡着了,我弯下腰,继续洗衣服。而对于儿子,我是又当爸又当妈……一边要搞好工作,一边要照顾好妻子,一边要操持好这个家,我分身乏术,却过得充实而幸福,只因有妻子相伴。能有个完整的家,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就是再苦再累,我也是笑着面对生活的苦难。

每当她病情发作时,我眼睁睁地看着殷红的血从她体内迸流出来,看着她的脸色由蜡黄变成煞白,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她喷射状呕吐,看着她头痛欲裂,看着她说不出话、走不了路,我心如刀绞,恨不能用刀子划开自己的血管,把我的血灌入她的体内,让她的脸色红润起来,让她不再那么痛苦。我一直想,如果我能代替妻子受苦该有多好……十六年来,5千8百多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提心吊胆,多少次彻夜难眠,多少次焦头烂额,多少次心力交瘁……同事们都说我衣服上、头发上老有中药味,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辛酸。在孩子眼里,我是强壮的、无所不能的,可我又怎么忍心让孩子知道生活的艰辛,孩子还小呀。16年来,我守护着她,只是想让孩子有一个妈,有一个完整的家。因为我知道,我肩上的不仅仅是责任,不仅仅是结婚时的誓言,不仅仅是生命的重托,而是整个家的希望啊!

我坚信,只要我坚持,总有一天我爱人的病会好的,这就是我的梦!我盼望着我的梦有一天能够实现!寒来暑往我已经这样坚持了16个春秋,只要我还活着,就是再有几个16年我都愿意为她付出我的所有!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文章略有删减,文章来源:善行河北-邯郸市磁县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9 + 3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