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康霖生

历史人物 百科编辑 52℃ 0评论
目录
[隐藏]

人物简介

康霖生,清代磁州(今河北省磁县。杜怡亭之《谭略》记为河南人,有误。)人。顺治十六年(1659年)考中进士,康熙九年(1670年)任即墨县知县,在任仅二年,即积劳成疾,没于任所。

人物生平

康霖生上任前即风闻,即墨衙署中之胥吏贪赃枉法,胡乱判案。因而到任后,故意不闻政事,放手让衙中胥吏处理那些积案,而暗中观察和查访办案中的作弊情形。待掌握了真凭实据后,便选择吉日,拜印升堂,对胥吏们办案中之舞弊情形一一揭露,并根据他们的罪过轻重,有的追赃,有的杖责,而对错判之冤案,均予以重判,使冤案昭雪,恶人得惩,而对所改判案件之原委均了若指掌,秋毫不错。吏胥们非常惊异,误以为康县令有神机妙算,从此不敢私下为非作歹。
当时的即墨有一对贫苦百姓十分有害的积弊,即“田归大户,赋责贫民”。久而久之,不仅使百姓贫者益贫,而且也为官府征收田赋增加了难度。康霖生到任后,竭力剔除这种积弊,他制订了“清丈法”,规定地主必须以署名木牌,插于自己的地头,如不照办,即将土地没收为官田。然后组织人员对插以木牌之土地逐块丈量,凡土地实有面积超出纳粮面积者,除按实有面积征收田赋外,另补纳积年之陈欠。此法一实行,地主们只好乖乖地按亩纳粮,少地或无地的贫苦百姓则相应的减轻了负担,许多因赋税负担过重而流离他乡的百姓,也纷纷返回故里。如此二年,积弊尽除。
当时的即墨东南乡崂山一带,岗岭迤逦,土地瘠薄,居民苦之。康霖生亲临其地,深入茅屋,与农民交谈,爬山越岭,实地勘察。经过一番调查后认为,崂山一带适宜种植花椒。于是便派人去到自己的老家–磁州,运来花椒种苗,并从家乡请来长于种植椒树之人,教授当地农民种植栽培花椒之法。从此,即墨各地开始栽植花椒,农民甚受其益。

康霖生性格刚直,从不向上司献媚。一次,一位上司派来的差官,因康县令不给“好处费”,寻衅大闹县衙,康霖生怒不可遏,当即令捕快将其拘押。可惜这件事未等了结,康霖生即因病骤卒于任所。
康霖生死后,即墨士民对这位清正爱民的父母官非常怀念。分别于即墨城北之北斗庵,和县东南四十里的华阴集东建造了两座康公祠,四时奉祀。康熙四十九年,经礼部批准康霖生得入即墨名宦祠奉祀。夏四月,由马神庙迎其牌位入名宦祠,是日,“四境父老,络绎奔会,携持幼稚,咸拜于途,注主首顶,且歌且泣,殆不啻数万人,通衢拥塞至不得行。”从日出开始,迎主的队伍缓缓而行,从马神庙至名宦祠不足两公里的路程,由于一路上各乡社和百姓的拜祭,一直到日落西山,才将其牌位迎入祠中。其时,仍有许多百姓“持壶浆、豚肩、祀庙门外”。其盛况令人叹为观止。
一位封建时代的七品芝麻官,能受到百姓的如此爱戴,堪嘉,堪敬,堪为之传。

传奇故事

  康霖生的好不仅体现在他清丈土地、教百姓种花椒致富上,还有关键的一点,断案也是高手。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康霖生每天面对的案件很多都是东家告西家偷了只鸡,西家又告东家说话伤人,这些无凭无据的案件放到今天,相信都会让法官头疼的,但他却不用刑、不威胁就能让真凶现身。至今,在即墨、城阳等地还流传着很多关于康霖生断案的传说。

康霖生当年断案的县衙

  在讲这些断案故事之前,先带大家去个地方,位于即墨市中山街48号的即墨县衙,康霖生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很多案件都是在这里审理的。即墨古县衙是中国最古老,保留最完整的县衙之一。自隋开皇十六年(596年)迁城立衙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了。历经沧桑,城内的古建筑大都随岁月的流失而烟消云散,只有县衙的一至三堂幸存下来,成为山东省唯一的三堂老县衙。

  三堂中的一堂,即正堂,或称“大堂”和“公堂”,是诉讼、审讯的场所(当年康霖生曾在这里断案)。正堂后面为二堂,曾名“印堂”、“鸣琴”和“致远”,是议事办公和会客的地方。再后为三堂,是县令与眷属的内宅正寝。

  1400多年间,即墨古县衙多次修葺,最近的一次于2012年完工。焕然一新的县衙内,正堂的正上方悬挂着“即墨县正堂”牌匾,门口的立柱上镌刻着施政楹联:“堂外四时春和风甘雨,案头三尺法烈日严霜”。

  正堂里面的墙上,还悬挂着即墨县衙的简介,及历代即墨知县更迭表和著名知县的介绍。在历史长河里,即墨出现过多位好县官,康霖生就是其中一位。在即墨、城阳、崂山流传着的众多传说,可以让我们更多了解到他。

  巧断婆媳案和西瓜案

  世上有几个最难处理的关系,婆媳关系是其中一种,这婆婆和媳妇好像是天生的敌人一般,总是不合。夹在中间的丈夫都无能为力,这事闹到康霖生那里,他怎么办呢?事情发生在大年初一,康霖生在街上巡查了解民情,突然听到争吵声。原来是婆媳二人在街上打架,康霖生下轿一问才知道,这是一对婆媳,婆婆哭诉媳妇不孝顺,大过年的自己吃肉却给她糠菜吃。媳妇忙大呼冤枉,根本没有这回事。

  康霖生听罢笑着说:“元旦喜庆,胡争口腹?”随后,他把婆媳俩带回了衙门,让人准备了热乎乎的酒,跟她们聊起天来。好吃的年轻媳妇没有戒备,也就放心地饮起酒来,婆婆则坐在那里郁闷。等媳妇喝得差不多了,康霖生让人扶着她在县衙庭院中来回奔跑。不一会儿,媳妇就受不了了,蹲在地上大吐起来。康霖生一看,呕吐之物果然是肉。他这才当起了说客,让婆媳和解。结果媳妇大受教育,后来成为孝敬婆婆的典范。

  这件事,有人说是民间传说,也有人说是真的。而《城阳史话》中记载的这件事传说的成分就比较大了,因为这故事有点熟悉。

  事情发生在城阳的一条马路上,主角是一位卖瓜的年轻村夫,此人看见漂亮姑娘就眼馋。这天,一位女子抱着孩子从这里经过,村夫见她长得漂亮,便站起来跟人家搭讪。女子不理睬继续走路。可村夫并不死心,抓起两个西瓜继续讨好,正在纠缠之时,一顶轿子停了下来,这不是县太爷康霖生吗?可不能被他抓住。村夫眼珠一转,竟然恶人先告状:“县官大人明鉴,此女子偷我的瓜!”康霖生刚才已经看到了全过程,见村夫反咬一口,他便将计就计,佯装怒斥女子说:“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无礼,你偷瓜反而耍刁,此风怎能长久!”说罢,命随从把她的孩子从怀中抢过来交给村夫说:“以此为罚!”女子被冤枉偷瓜,又被县太爷拿走了孩子,当场嚎啕大哭。

  康霖生则劝村夫赶紧抱着孩子,拿着西瓜走人,村夫只好照做,可是怀里已经抱了个孩子,怎能再拿得了两个西瓜呢?他放下孩子抱瓜,放下瓜抱孩子,如此折腾了半天都不能行。这时康霖生大吼一声:“大胆刁民,怎能诬陷好人,你雕虫小技怎能瞒得过本县,还不速还妇子,从实招来。”村夫自知露了马脚,不得不招。或许有人问,这不就是“张飞审瓜”的情节吗?是的,想必即墨百姓将这件事放在康霖生身上,也只是想体现他聪明断案罢了。

  康霖生公审碌碡

  关于康霖生的民间传说有很多,比如他如何劝解三个儿子孝顺父亲、追讨丢失的军饷等等,但孙鹏提醒城市信报记者有一则故事不可不说,这便是康霖生公审碌碡。

  碌碡(liùzhou),农具,用石头做成,圆柱形,用来轧谷物、平场地。它在这个案件中既是“凶手”也是唯一的“证人”。话说康霖生接到报案后,到东杨家村犯罪现场一看:一具尸体、一个沾满血迹的碌碡,死者叫王绍宽。王绍宽的老婆说,丈夫吃过早饭后就去华阴集市上去了,他没有仇人,但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叫朱尚怀和冯玉秀。

  康霖生问地保是否知道凶手是谁?地保回答还不知道。没想到,康霖生生气了,还准备施以杖刑。地保吓得磕头求饶:“事发之时我不在场,又怎么能知道凶手是谁?”康霖生问:“你不在场,谁在场?”地保道:“碌碡。”康霖生说:“那明天晌午我就来审碌碡,今晚你在杀人现场扎制一个高大席棚,不得有误!”碌碡怎么审?地保虽然满是疑惑但不敢多问,马上按照县太爷的指示,挨家挨户去借木板、绳子、芦席等,并告诉人家明天要公审碌碡。

  县太爷要审碌碡!消息一出,第二天中午现场早就站满了人,其中便有朱尚怀和冯玉秀。时辰到了,跟正常办案一样,康霖生一拍惊堂木:“带碌碡!”他的独角戏开演了:

  “大胆碌碡,凶手是谁?还不从实招来。”说完侧耳往碌碡上听了听。

  “好啊,看来不动大刑你不开口了!”说罢,命人把烙铁烧红后,烙向碌碡,只见碌碡冒烟蹿火,还发出了吱吱声。这时康霖生又凑上前听了听说:“这里有没有叫朱尚怀和冯玉秀的人?碌碡刚才已经招了,他们就是杀人凶手。”

  本来就做贼心虚,一听喊到自己的名字,两人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当着全村人的面供出实情,原来这二人好赌,输光了钱后向王绍宽借钱,遭到拒绝,便下了黑手。案子就这样破了,人们都以为康霖生神机妙算能跟碌碡说话,其实只是他玩的把戏,好让凶手自己上钩而已。此前他已经了解到朱、冯二人在华阴集向死者借钱的事,但没有证据,恐不能将其定罪,才决定公审碌碡。至于碌碡冒烟有声,是他事先让人在碌碡上抹上黄香,烙铁烙在黄香上自然要冒烟,再偷偷洒点水就发出了吱吱声。审碌碡的事不仅在民间广为流传,还被收集在即墨的民间故事中。

  除此之外,崂山民间老艺人宋宗科还收集了一则康霖生和流亭的故事。说的是即墨城南有位刘员外,家中有个女儿叫瑞仙,虽然早就给女儿定好了婚事,但对方钟生家太贫困,一直拿不出他想要的聘礼所以故意拖延。但瑞仙是个懂事的姑娘,一天给钟生送去书信,约他深夜三更来她家后花园风月亭上相会。原本是打算把这些年的积蓄交给他,让他早日来提亲,不巧这事被钟生的表哥得知,不仅假扮钟生赴约拿走了银两还玷污了瑞仙。此事暴露后,瑞仙上吊自杀,钟生被冤入狱,还是康霖生假扮货郎诱出了真凶。为表达对瑞仙的感激,钟生将风月亭翻新改名为“风月瑞仙亭”,此后他天天守在亭子上,终生未娶。等他去世后,人们将这对苦命鸳鸯埋葬在了一起。风月瑞仙亭的故事被流传下来,因为这亭子旁边有一条河,河水清澈无比,常年不断,好像是钟生和瑞仙的爱情一般,人们便把这里改名为“流亭”,亭旁的村子也就成了“流亭村”。

  这便是康霖生的故事。即墨百姓所不能忘记的是,这位清朝的县官,直到临死的那一刻都在为即墨百姓做贡献。他曾说:“居官须有学问,学问深则处处尽心,自然事事妥贴。孔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道何道也,爱何爱也,召父杜母,固应兼之,不揣其本,而齐其末,一毫齿莽,千里之谬。”

  民间传说康霖生“有异术,铁甲不入。堂口衙内蚊不扰人,鸭绿池里蛤蟆不鸣,皆公所为也。”此虽是神化之语,但可见百姓对其之深爱,就连文人墨客、隐逸君子也多有叹感。清代隐士杨连吉有诗叹曰:

  康公祠宇华楼东,伏腊年年走野翁。

  堂上一碗脱粟饭,山中十里野椒封。

  桐乡自古悲召父,国士知君赖武公。

  后有华阳前姑幕,千秋遗爱将无同。

参考资料:1.即墨市史志办公室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4 + 7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