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崔珏智断人命案

民间传说 百科编辑 82℃ 0评论

唐朝贞观年间,磁州来了一位知府,姓崔名珏,保定人。他一生曾两次到磁州做官,第一次,打山西民子县来做磁州知府。这回要说的是他第二次来磁州留下的故事。
据说,原磁州令,一天深夜被害,究竟是谁作的案,凶手是谁,官府上上下下找了许多日,没理出一点线索,皇帝得知此事便传旨崔珏,二次来磁州作了知府,查清此案。
崔珏一到任,三班六房的衙役都争献殷勤,百般奉承,讨他喜欢。
崔珏这人很怪,见不得献媚取宠的人,所以便生了疑心。他想,这班衙役中,他认识几个人,这几个人是他任磁州令时的衙役,现在有的做了班头。可是,过去,他们不是这般人呀。莫非杀死原州令的……他越想越觉得生疑。于是,暗暗下了决心,先从这般人中查找起来。他想过,在夜间能接近州令的不会是外人,这一定与衙内有关。可是,怎么下手呢?他为难了。他想了又想,最后想了一个法子。
这天,崔珏把衙内所有人等召在大堂后院,说:“衙内空地很多,我从外地带来些菜籽,每人发给一些,各自找地方种下。过一个月以后,我要亲自查看,若种得不好,要讲出道理”。
转眼一个月到了,这天,崔珏挨个查看起来。他转了一圈,发现有两块地里长出白菜,别的一棵也未长出来。他好生奇怪。正在这时,一个班头和一个衙役过来,殷勤地说:“大人,我等种得白菜出得齐长得旺,请大人前去一看。”
崔珏被领着来到一块地里,他抬头一看,正是刚才看到的那两块,这班头和那个衙役种的白菜,出得齐长得旺,一棵比一棵好。
崔珏看了半天却没有吱声,过了一会儿,回过头来问那些没有种出白菜的衙役们,说:“你等怎么种的!是不是偷懒了?”
衙役说:“大人下过口令,不敢偷懒,就是不知为啥,没有长出一棵白菜,大人,我等人甘愿受罚。”
崔珏听了,笑了起来,召衙役等人升了堂。这一来,衙役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也不知道大人要作什么?只见大人两眼往下扫了一遍,一手举起惊堂木,“啪”地敲了一下,大声说道:“种出白菜的站出来。”这话音一落,那班头和那个衙役慌忙地从旁边站了出来,说:“大人,有何事?”
崔珏说:“我问你们,你们的白菜籽是我给你们的吗?”
二人说:“是,是大人给的,这不会有错。”崔珏转过问那些没种出白菜的衙役:“你们的白菜籽是我给你们的?”
都回答说:“是!”
崔珏问:“那怎么没种出?”
“不知道!”
这时候,崔珏又看了看那两个种出白菜的人说:“我分给你们的菜籽都是用水煮过的,怎么会出苗?出苗的是弄虚作假。”说着,对那个班头和那衙役问道:“二位为啥要如此讨好本官?能否讲出来听听?”
这时,只见二人满头汗如雨下,两腿哆嗦,说不出一句话来。
崔珏说:“你们二人竟如此弄虚作假,瞒哄本官,想必前任州令被害,与二位有关,否则你二位为什么要在种几棵白菜的事上费这般心血呢?快!从实说来。”
这两个人一听,爬在地上,招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杀死州令的正是这俩。他俩见财生了歹心,合谋杀死了州令。心想,崔珏到任,百般奉承,能讨得他的喜欢,就会混过这一关的,不想,这样正落了网。
(讲述人:吝明珠 男 70岁)
错断鸳鸯案
刘天祥搜集整理
崔珏一生为官清正,执法严明,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人称他“崔青天”。谁料他到了晚年却错断了一桩鸳鸯案。
传说磁州贾璧村有个叫张贵才的人,此人原籍山东,因家乡遭到水灾,才逃难来到这里。来时一家三口,妻子、女儿和他。谁知,祸不单行,灾不认人,一来妻子就病倒了,这一倒下,就再也没起来,接着一声不响地去了黄泉。中年丧妻可算大灾呀,张贵才一连痛哭了三天三夜。待泪干了,他也病倒了,剩下刚满十七岁的女儿,啥也不会做,在这里他们人生地不熟,地没地粮没粮,很快就断了炊烟。
就在这时,本村有个叫李道的人,看他父女俩可怜,就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让张贵才把女儿嫁给本村一个叫孙麻子的地主做小老婆。李道说:“孙麻子老婆多年未孕,俩人想孩子想得都快疯了,女儿娶过去,孙麻子一定会高兴的,再说这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天仙一般,钱定不会少给。”开始,张贵才死活也不答应,觉得这样做对不住女儿和在九泉之下的妻子,但是经不住李道再三劝说,后来他就答应了。
完婚这天,怎料出了人命案。为啥?这事还得打孙麻子说起。孙麻子这人,虽是大户人家出身,但心眼并不坏,为人一向忠厚老实,村里人都很敬重他。完婚这天,宾客挤满了前后两院,牵红线的李道自然也来了。这天,他吃过晚饭才回去,走时,孙麻子见天黑,就点上灯笼送了李道一程,谁知,这一送竟出了大事。夜里,孙麻子带了银两就出走了。
“他干什么去了?”大老婆没好气地问新娘子。
新娘子泣不成声,说:“他说前不久算了一卦,婚后有血光之灾,要出外躲避十日才行。走时,他把房里的银两全拿走了。”
大老婆心里生了疑:孙麻子从未讲过此事,怎么……大老婆正琢磨着,一个本村人来说,孙麻子死在村西了。她们跑去一看,果真是孙麻子,她俩一下哭成了泪人儿。当天,便告到知府。
崔珏看罢状子,问新娘:“你可曾与新郎同宿?”
新娘红着脸点点头。崔珏又问道:“你能认准他吗?”新娘说:“满脸麻子,左脸上还有一个黑痣,认准了。”
崔珏想了一下,问道:“他带去的银两用什么包的?晚上谁还与他在过一起?”
新娘说:“拿了我的黄花头巾包了银两走的,睡觉前,曾去送过媒人李道回家,回来后,外人谁也没来过。”
崔珏又问道:“你父亲可曾在家?”
新娘说:“十几天前就回山东去了。”
显然,新娘父亲不会一夜从山东赶回到磁州,看来只有李道有杀人的机会。崔珏思索了一番,便让人传来了李道。
李道来到大堂,崔珏一看,李道长得与新娘说得夜里同宿的人一样,左脸上有个黑痣,于是便让李道招认。李道连喊冤枉,不肯招认。
崔珏喝道:“不动大刑,你不会招认。来人,枷棍伺候!”
李道禁不住重刑就招认了,于是,当天就被关进了大牢。其实,崔珏怨枉了李道。
事隔半年,崔珏另审一桩盗窃案,偶然在贼人的赃物里发现了一条新娘说的黄花头巾,崔珏问贼人:“这头巾由何处得来?”
贼人说:“我路上拣来的。”
崔珏问:“什么时候拣的?”
贼人说:“有两个月了。”
崔珏没吭声,让衙役把贼人押了下去,随后,令人传来了孙麻子的小老婆辨认头巾,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头巾果然是孙麻子出走时,包银两用的那块头巾。崔珏却有点不放心了,问道:“你可认准了?”
孙麻子的小老婆说:“一点不错,是我的头巾。”
崔珏示意她退下堂,随后,贼人押了上来。崔珏大喝道:“你拦路杀人,夜入民宅,又奸他人之妻,骗取银两,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贼人一听,魂都吓飞了。捣蒜似地磕头,说:“小人冤枉,小人冤枉呀!”
崔珏让衙役抬过大刑伺候,贼人一听,瘫在地上,他知道不招不行了,说:“大老爷不要动刑,小人愿招!”
崔珏令衙役退回两旁,贼人说道:“小人那夜本想拦路弄几两银子,谁知那人反抗要与我一拚,我怕坏事,就杀了他。因为他人点着灯笼,杀死他后,我拣起灯笼一照那人正是我白天看他完婚的人,因他跟我长的相似,我就穿了他的衣服,混到了新娘子的房里,奸了新娘,随后又骗了银子逃走了。
崔珏听了,抬头一看,这贼人果真与孙麻子长得相似,这时才知道自己错杀了李道,一时间,差点昏了过去。待清醒过来,立即把这贼人判了死刑。而后,便带了几个衙役赶到李家,赔礼认罪,并把李道父母接进知府,一直侍候到二老下世。
(讲述人:吝明珠 男 70岁 农民)崔珏断虎
赵学锋搜集整理
崔珏一生为官,不但清正廉明,且有神机妙算。他曾先后两次就任磁州,审理了无数官案、民案,惩除恶霸,为民申怨,很得百姓称赞。民间有很多关于崔珏断案的传说,说崔珏昼断阳,夜断阴,土霸恶鬼都怕他三分。民间还有一些别的流传,其中崔珏断虎一案,就颇有几分神奇。
说的是崔珏在山西做了一阵子官以后,又被派回磁州做知府,他刚到任,就有一个叫王母的老太击鼓喊冤,他当即升堂,方知王母告的是一桩老虎吃人案。
原来,王母身前有一子,名叫王小,因家道贫寒,王小每日上山打柴,换些盐米,和母亲饥一顿饱一顿的过日子。可是,几天前王小又上山打柴,不幸让一只老虎给吃了。王母伤心得哭了三天三夜,发愁自己上了年纪,以后无法生活,只有等死。正在这时,听人说神通广大的崔珏又回磁州来了,就赶忙来到官衙,请知府给她断断这个案。
崔珏听罢王母的诉状,捻须思索片刻,对王母说:“老人家,你别伤心,老虎吃了你的儿子,罪该万死。你现在孤身一人,无法过日子,暂且在府上稍住几日,待我派人捉来老虎,断了此案,再送你回家。
安顿了王母,崔珏拿出令箭,喊来差人李能、王文秀,命他二人速速前往西山,捉拿凶手归案。李能、王文秀听罢,脸色骤变,暗叫声老天爷,凶手乃是一只吃人的恶虎,怎能捉它归案?无奈令箭已下,受命难违,二人只得忍气吞声,按命前往。
进得西山,见到处峰高林秀,虽常有野兽出没,但哪里去寻老虎的踪影?再说虎乃兽中王,别说见不到,就是见到了,躲都躲不及,又哪里敢招惹它?转悠了三日,两人回来交差。大堂上,崔珏脸一阴,问:“二位差人,可曾捉得凶手回来?”李能、王文秀说:“回禀府君爷,我们在山上寻了三日,不曾看见老虎的踪影。”崔珏怒道:“既未捉得凶手,为何回来交令?来呀,把这两个混蛋每人重打四十大板。”李能、王文秀赶忙求饶,可大板早不容分说打在了身上,只打得二人皮开肉绽,叫苦连天。打罢,崔珏又拿出令箭,下了道硬令:“三日之内捉不回凶手,就提着脑袋回来见本官。”
李能、王文秀暗暗叫苦,忍着疼痛,又进了西山。这次,他二人仔细搜索了山间的每一条沟缝,林中的每一道树隙,还是没有发现老虎的一丁点痕迹。不觉三日已过,如何回去交差呢?二人急得火烧火燎。李能说:“我李能今天也无能耐了,王文秀,你赶快出个主意吧,要不,咱俩可能性命难保。”王文秀心里一动,说:“咱去求求山神爷吧,山神爷若能显灵,召来老虎,咱俩性命就有救了。”
李能、王文秀来到山神庙,跪在山神爷面前求告到:“山神爷在上,小人求您了。”于是,他俩把如何被府君爷差遣,如何为难之事说给了山神爷。因连续几日在山林间奔波,两人累坏了,说着说着就歪在地上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他二人觉得有股热气呼呼地呵在脸上,还有一团毛绒绒的东西直往脸上碰。他二人醒了,一睁眼,看见身边站着大老虎,吓得叫一声娘,窜出多远。听听背后没有动静,二人回头看看,见那只老虎正用一双温和的眼睛望着他俩,毫无吃人的意思,心想,难道山神爷真的显了灵,把凶手召来了?就问:“是山神爷把你叫来的?”
老虎点了点头。
“你就是吃王小的老虎?”
老虎又点了点头。
“如今王小的老娘告发了你,府君爷要我们捉拿你归案,你可愿意跟我们走?”
老虎点了点头。
李能、王文秀见状大喜,于是,带着老虎回来,交了这个官差。
老虎一归案,崔珏立刻升起了大堂,惊堂木一拍,喊道:“在下老虎,你可是吃人的凶手?”
老虎点了点头。
崔珏一拍惊堂木,说:“在下老虎,你吃了王小,可知罪?”
老虎点了点头。
“老虎,你吃了王小,可曾知他还有一个老母,无人照顾。”
老虎看看王母,把头摇了几摇。
崔珏转怒为笑了,说:“老虎你听着,你吃了王小,撇下他的老母,实为不孝。现本官判你不死,代王小行孝,给王母做儿子,养她终身,可行否?”
老虎重重地点了下头。
于是,老虎随王母回家做儿子了。王母见老虎如此通人性,感动了,给“儿子”做了一锅高粱米粥,让它吃了,抚摸着它的头说:“虎儿呀虎儿,你可是娘的冤家呀。”老虎听罢,眼里的泪“扑嗒扑嗒”掉了下来。
夜黑的时候,老虎不见了,王母久等不归,独自睡去。第二天醒来,见老虎卧在床前酣睡,屋地上放着一堆獾、兔等野物。她知道虎儿给她弄吃食来了,就生着火,将野物收拾干净,煮熟,叫醒虎儿一起吃了。
自此以后,老虎夜出捕捉野物,白日在家侍候王母,水缸没水了,衔只水桶将缸灌满;要磨面了,就帮着王母推磨,大孝大义,比过常人,王母的日子强过以前百倍。
多少年过去了,王母年纪越来越大。这天,老虎夜出归来,见王母久睡不醒,爬炕上低声呼唤,不见睁眼。又用脸贴王母颊上,觉得冰凉,知已死了。闷吼几声,泪簌簌流了下来。老虎哀吼着跑到街上,只把过往邻人往屋里拉,邻人见势头不好,忙跟进来,见是王母死了。这时,老虎跪下向邻人磕头,邻人就明白了老虎的意思,把邻居们找来,帮老虎把王母埋葬了。
埋葬了王母后,老虎在王母的坟前哀吼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上人们发现,老虎爬在王母坟前死了。崔珏听说了这件事,很为老虎的孝节感动,他专程从州府赶来,命人在王母坟旁又挖了一个坑,重礼将老虎葬了,并亲自为老虎竖了一块石碑:“大孝大义”。(讲述人:石昭民)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6 + 4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