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磁州御官的故事

民间传说 百科编辑 118℃ 0评论

清朝乾隆年间,磁州有个州官,姓张名志成。据说他母亲奶过乾隆皇帝,因此人又称他御官。此人秉性耿直,为官清正。在任期间,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深得百姓爱戴。这里说的是他在磁州时留下来的几个故事。
充傻救人命
一天,御官在衙门闲得无聊,乘轿到官路观赏荷花。当行到高臾村的时候,忽听路东庄稼地传来女人的呼救声,接着又传来一阵男人的打骂声。这时节,正好是深秋,庄稼又稠又高,啥也看不见,御官让人放下轿子,来到地里一看,见四、五个男人正在用锨挖坑,旁边一个妇人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呼救。御官觉得奇怪,就问那几个挖坑的人:“这是咋回事儿,挖坑干啥?”挖坑的人说:“这女人两年前死了丈夫,现在又怀孕九个多月,本族人认为她办了缺德事,给本族丢了人,要活埋她。”御官听了把脸一沉,说道:“丈夫才死两年又怀孕,有什么不规,老爷我就是十二年的墓生子,还不把人给我放了,日后谁再敢这样欺压妇女,老爷我非严办不可。今日念你们无知,就算了。”这几个人听了,心里很不高兴,但也不敢不听,只好乖乖地把那位妇女放了。
回城路上,御官问衙役:“你们看老爷我是不是十二年的墓生子?”衙役忙迎合说:“是,是,老爷亲口说是,还有假。”御官说:“是你爹个狗屁!不这样说,两条人命就没了”。衙役听了,这才醒悟过来:御官是为了搭救两条人命,才装傻把自己说成是十二年的墓生子。
御官请客
御官到任不久,听人说,州府里的衙役,常借口到百姓家里搜刮钱财,坑害百姓。百姓有口难言,有苦难诉。开始,御官听了,不大信,后来一查,果真如此,于是,御官就想了个法子惩治他们。
这天,御官对衙役们说:“大家跟老爷很辛苦,今天老爷掏钱到街上请客。”衙役们听说老爷要请客,都乐坏了,心想:“这回可要吃全山珍海味了”。他们这样想着来到大街。谁知,御官把他们领进了一家卖玉米面窝头的小饭铺子里,让他们畅开胃口,随便吃黄窝头。这帮衙役,平时鱼呀肉呀,吃惯了,哪里咽得下这些黄窝头,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去拿,但又不敢说不吃。所以,有的硬着头皮吃了一个,有的强吃了半个,便借口说吃饱了。御官问:“好吃吗?”衙役说:“好吃,好吃,数今天吃的多哩。”有的故意挺起肚子假装打着饱隔儿。御官看了看这些衙役,数了数吃剩下的窝窝头说:“一个铜子买两个窝窝头,看来你们出城办事不用补十个铜子了。每顿饭补两个铜子就行了,一个铜子买两个窝头足够吃,另一个铜子买壶水,打点酒也绰绰有余”。衙役们一听,都傻了眼。后来过了好长时间,衙役才知道御官为啥要扣掉他们的补贴。从此,谁也不敢再坑害百姓了。百姓听说这事,无不拍手叫好。
巧治衙役
自从御官把衙役的补贴从原来的十个铜子降为两个铜子后,衙役对御官很是不满意,但明里谁也不敢吭声,只好在平素常的小事上刁难御官。有一次,御官到城北一带察看民情,路上衙役串通轿夫,上下抖动轿子,颠弄御官。御官在轿里被颠的东倒西歪,头晕目眩。他知道这是衙役出的坏点子,故意戏弄于他,他也不吭。回城的路上,御官命轿夫停下来休息,轿夫放下轿子,御官走出来,用手指着路旁的一摞土坯,问衙役:“这是什么?”衙役和轿夫说:“是百姓盖房用的土坯。”御官说:“这东西能盖房用?”“能!”御官说:“老爷从来没见过,你们说能盖房用,那咱抬几块回去看稀罕”。说完就命衙役和轿夫往轿里搬了七、八块,随后又命衙役每人背两块回府。早先的土坯又大又厚,每块三十多斤重,这样一来,轿子再也颠不起来了,衙役也累坏了。据说打这件事以后,衙役和轿夫才服了御官。
说实话有奖
有一天夜里,御官独自到大街上散步,见一家窗口亮着灯,就来到这家窗口外停下,贴窗听了听,里面有一男一女在说话,那男的说:“听说新来的州官对百姓很好。”女的说:“好,好他娘的个啥?他好,为啥不给咱买头驴拉磨?要是给咱买头驴,辗米磨面还用咱天天推?说透了,没有一个替咱老百姓办事的官”。御官听后,蹑手蹑脚地走了。第二天,他让衙役把那一男一女带到了大堂,问:“你们昨天夜里骂老爷了没有”?这一男一女是一对夫妻,二人听了,吓得谁也不敢承认。御官命人给他俩上刑,他俩怕上刑,这才如实招了昨天夜里无意骂了御官一事。御官听了,哈哈大笑一阵,说:“这就对了,骂了老爷,我不记怪,讲了实话就好,老爷奖你家一头驴”。说完便命衙役买了驴,牵到公堂,当面奖给了这对夫妻。
御官为啥要奖给这对夫妻一头驴呢?俗话说:“杀鸡给猴看”,说实话有奖,说假话呢?不用说,必定受罚。衙役们看了,都一个一个呆了。
一柏担一孔桥
百姓称御官为父母官,这一点儿也不假,只要为民谋福利的事,他都敢冒风险去办。
传说,有一年久旱无雨,颗粒不收,百姓妻离子散,四处逃难,御官于心不忍,便日夜兼程赶到京城,禀报皇帝,请求皇帝下旨开仓,解救百姓。皇帝借口无粮,把御官顶了回来,他回来后心里很难受,为救百姓就想了个主意,用自己的钱买通官府,又上奏皇帝,说:要在磁州马头镇西建造一座一百担一孔的大桥,需银万两。皇帝听罢很是高兴,因为他早想创一奇迹留美名于后世。于是,龙颜大悦,准了御官的本,拨银万两。御官接到朝廷拨下来的银两,并没建桥,他找了一棵柏树,横担在马头镇西一条南北渠上,名曰一柏担一孔桥。就这样,御官把所省下的银两,全部分给了百姓,让庶民百姓度过了灾荒。
第二年,皇帝要来察看大桥,知府闻讯,大惊失色,怎么办?他找到足智多谋的御官商量对策,御官听罢想了想,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给知府说了一番,让知府第二天去京城禀报皇上。
知府听了,不敢进京,御官只好顶着杀头之罪,日夜兼程,独自到了京城,御官禀报说:“听说万岁要亲自到磁州察看一百担一孔大桥,臣深感荣幸。只是那里蚊虫甚大又多,被蚊子咬死咬伤的人很多,臣怕皇上去后,被蚊子咬伤龙体,特赶来告诉万岁,望万岁三思而行”。御官说罢从袍袖中掏出带来的两个知了,递上前说:“这就是磁州马头镇一带的蚊子”。皇帝看了大吃一惊,怕被蚊子咬伤,就免了此行。
御官让座
磁州城南有一条大河,名曰滏阳河。那时,这河上有座小桥,人称滏桥,城南面的人进城都要经过这座桥。但是,由于年久失修,这桥早不能行人了。人来人往,全仗几只小船运送,很不方便。御官到任,第一件事就想重修这座小桥,给人民办件好事,但是银两从哪弄呢?他不忍给百姓增加负担,为这事,他愁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一天,一位看病先生见御官整天愁眉苦脸,很不高兴,过去问道:“老爷为何事愁而不乐?”御官说了想修滏桥一事,正苦于没有银两。这位医生听罢,想了想说:“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御官说:“无妨,只管讲来”。医生说:“城北有一大首户,姓张,家有万贯,老爷请他来一坐,生法让他出点血,把桥修修”。
御官听了,沉思片刻,一拍大腿说:“你这一说,有办法了”。医生问:“啥办法”?御官如此这般地告诉了医生,医生听了点头称赞。随后御官下了一道令,让衙役把辖地所有的大户请到大堂。
第二天,各地大户到齐。御官向他们先说明来意,随后说道:“谁能出钱修起滏河石桥,本官的位子便让其一坐”。御官说着,离开座位,来到大户中间,有意看了张首户几眼。张首户这人是个非常吝啬,守财如命的家伙,但见了官却不要命,过去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这时,他听御官这么一说:谁出钱修滏桥,御官就要让位于谁坐。心想,我的官运到了,该当官了。于是,没问三七二十一,一溜小跑便坐到御官的太师椅子上。御官见了,哈哈大笑,随后又夸讲了他一番。张首户很高兴,当下表示:用多少银两,出多少银两。御官说了个数,让他明日带足银两再到大堂上来,张首户满口答应。出了衙门一溜小跑回到家,连夜就凑齐了修桥所需的银两。
第二天,张首户高高兴兴地换上了一身新衣裳,佣人带着银两来到大堂。御官收到银两,乐得合不上嘴,张首户心里美滋滋的,眼只往公案上面瞅。要当官了,能不高兴?“嘻嘻,嘻嘻,……”这样乐了一阵,御官知张首户往下的意思是让他脱下官服,交出官印,御官不慌不忙,对张首户说道:“银子送来了,很好,没你的事了,请回去吧!”张首户一愣,说:“哎,你不是说让我一坐”御官说:“是啊,我昨天不是让你一坐了吗?我说的是让你坐一坐,可不是要把官让给你呀!你想想,你一无文才,二无贤能,老爷的位子是你随便坐的吗?”张首户后悔了,扯着嗓子大喊起来,御官不慌不忙地说:“你要后悔了,现在请把银子带回去,不过,你昨天抢老爷的座位,得判你个“谋反”之罪,蹲三年大牢,御官说着,坐到太师椅上,惊堂木一拍,喊道:“来人哪!”
张首户知道上了御官的当,又听叫人来捆他下监,吓得急忙跪下瞌头,求御官饶他无知。御官这才放了张首户。
御官用张首户的银子,花了半年时间,就建起了滏河大石桥。据说,这石桥就是现在的南关大石桥。
审枣树
传说,那时磁州的枣子很奇缺,人们都把枣子当宝贝。
有一次,下边的一个人为了亲近张御官,挎了半篮子枣去进献,可左说右说,御官就是不收。这人心想:莫不是大人嫌少?就对御官抱歉地说:“老爷,请您别见怪,俺这枣树虽长得枝稠叶密,可就是不结枣,这不,一共才摘了这点点”。御官听了,心里一动,说道:“此言差矣,本官绝不是这个意思,刚才你说摘枣,难道这些枣子都是一个个摘下的吗?”“正是,老爷”“怪不得这样,待明日本官前去为你看看此树”。
第二天,御官来到这个人的家里。他先绕着枣树转了一圈,然后让下人搬过一把椅子,往上一坐,若有其事地对着枣树道:“本官今天倒审审你这枣树,升堂!”众衙役一听,差点笑出声来,但他们不敢怠慢,高喊升堂。
众乡邻听说御官在审枣树,立时把个小院围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都想看看御官大人是咋样的审法。
御官指着枣树说道:“大胆枣树,主人把你养得枝叶稠密,为何不结枣子?快快从实招来”。众人看着张御官那认真的样子,个个显出一脸的好奇。
停了一会儿,御官又道:“看来不用刑你是不肯招了?来呀,给我重打二十大板。”叫打就打呗!众衙役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杀威棒,上去就是一通打,眨眼把好端端的枣树打了个乱七八糟。那下人看着很是心疼,可当着御官的面也只好来个哑巴吃黄连。
待衙役打毕,御官又指着枣树道:“本官今日先饶你不死,待来年再不结枣,再重重地罚你”。
第二年,枣树的枝叶虽长得不很旺,但枣子却结得满树都是。这事一传十,十传百,百姓们议论纷纷:咱们的御官老爷真是神人,他不但管人,还能管树呢。
下人向御官求教此事,御官说:“枣子本来就是用棍子打的,用手一个个去摘,丝毫不伤枝叶,而使枣树长势过旺,不结枣子。如用棍子去打枣,可就大不一样了,这有啥神不神的,只是我懂得其中的道理罢了”。
从那以后,百姓们才都知道了管理枣树的方法。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0 + 4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