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索海燕

时代精英 磁县百科 217℃ 0评论


索海燕,女,豫剧旦角。1965年,农历乙巳年出生,河北省磁县白土镇人。1976年考进河北磁县戏校,学习期间,表现突出,先后主演《穆桂英下山》、《大祭桩》、《吹鼓手轶事》等剧目,并多次获调演表演一等奖,毕业后分配到县剧团。1985年调入邯郸市东风豫剧团工作,后拜表演艺术家牛淑贤为师。先后主演了《梵王宫》、《西出阳关》、《金玉奴》等剧目均获好评。1991年,参加“梨园杯”全国豫剧广播大赛夺得金奖,并被收入河南省名人词典。1992年,她作为尖子人才调进河南省济源市豫剧团,1995年在郑州举行的“豫剧大师陈素真逝世一周年”纪念活动中,其演出的《棒打薄情郎》一折受到专家好评。1996年获得第六届香玉杯,1998年又拜师常香玉大师,成为常老最年轻的女弟子。
以上内容于20131221更新


索海燕是河北省磁县人,生于1967年。此地临近河南安阳,老百姓爱看豫剧。索海燕自幼就是一个小戏迷,做梦都想演戏。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她就是学校的“文艺尖子”。放学后,只要高音喇叭播出戏曲节目,她就站在电线杆旁边听,广场上只要有锣鼓响,她就挤进去看,如痴如迷、全神贯注,常常忘记吃饭。1976年,磁县戏校招生,索海燕考入了这所戏曲学校,圆了她渴望唱戏的梦。

戏校虽是县办,但很正规,招来的学生大多是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子女,其中有的索海燕当年的同学后来结成夫妻的冯顺英。

戏校的老师多数是从剧团退下来的老艺人,他们懂戏会戏,经验丰富,对学生要求十分严格。唱做念打,手眼身法步,各种基本功,一样不能少;一板一眼,一招一式,都必须做得一丝不苟,准确到位。在这种艺术氛围相当浓郁的环境中,索海燕练就了扎实的文武双全的基本功。

1981年,索海燕和冯顺英从磁县戏校毕业后,一起被分配到磁县豫剧团当演员。1985年,一起调到邯郸市东风豫剧团。1992年,一起以尖子人才调到河南省济源市豫剧团。1999年,他们又一起从济源市豫剧团辞职,组建了海燕豫剧团。风风火火,坎坎坷坷,转眼之间,这对夫妻已在欢乐与艰辛并存的戏剧道路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为了艺术,索海燕和冯顺英甘苦与共,相濡以沫,为了艺术,他们无怨无悔,同闯难关。

有幸拜师常香玉

索海燕上小学时,就知道戏剧界有个了不起的演员名叫常香玉,她在广播中多次听到过常香玉那些令人陶醉的唱段。她还听说,常香玉不只是难演得好,而且爱国爱民,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用她的演出收入给中国人民志愿军捐献了一架飞机。常香玉在年轻的索海燕的心灵深处,竖起了一座高大的丰碑。她长期怀着一种强烈的愿望——什么时候能见到自己崇敬的常香玉呢?哪怕能跟常老师说上几句话,也就心演意足了。

时间在期待中一天天逝去,索海燕从10岁开始,整整等了14年。1991年,她终于见到了常香玉老师。这年6月,索海燕在“梨园杯”全国豫剧演唱大赛上荣获金奖,给她领奖的正是常老师。

后来,索海燕听说常香玉大师设立了一个奖励河南地方戏曲优秀人才的“香玉杯艺术奖”,心中涌起了参赛的愿望,她踊跃报名,参加评选。

虽然现在索海燕能演《花木兰》、《大祭桩》、《拷红》这些常派的经典剧目,而且演唱相当精彩,但在10年前,对这些剧目的把握还不大到位,她参加第六届香玉杯艺术奖评选演出的剧目是崔(兰田)派的《桃花庵》、陈(素真)派的《宇宙锋》。索系燕精彩的演唱,给常香玉和评委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常香玉和评委们投入了索海燕的票,1997年6月她捧回了由国家主席杨尚昆题写杯名的金光闪闪的“香玉杯”。

1998年6月6日,是索海燕毕生难忘的一天。这天上午,常香玉收索海燕为徒的仪式在郑州河南饭店多功能大厅隆重举行,主办单位是河南省文化厅、省文联、河南日报社和济源市人民政府。按照程序,索海燕要向常香玉三鞠躬,随着司仪赞礼的声音,她的腰弯得很深很深。其中饱含着对恩师深深的敬意。

时年75岁的常香玉大师,在收徒仪式上发表了语重心长的讲话,她说:“我所以收索海燕为徒,因为她是一个品德良好、艺术素质优秀的青年演员。我愿意把我会的东西传受给她。海燕要记住‘戏比天大’这句话。作为农民,要把地种好,作为工人,要把工做好,我们作为演员,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条件,都要把戏演好,要用我们的表演艺术回报人民,要对得起养活我们的衣食父母……”

此时,刚及“而立”之年的索海燕,眼含热泪,频频点头。如今,时间过去了九年,常大师掷地有声的教诲,仍在索海燕的耳畔回响。

创业伊始百事艰

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处于低谷状态的戏剧演出形势,使许多剧团很不景气,艺术水平较高的济源市豫剧团也不例外,剧团演出场次很少,演员工资不高,有时还不能按时发放,大家在吃“大锅饭”。索海燕回忆当年的处境时说:“作为一个青年演员,没戏唱的日子实在太难过了,天长日久,慢慢不就生锈了吗?自个的艺术也就耽误了!”形势、环境的逼迫,使她和冯顺英萌生了自己办团的设想。

组建剧团,说起来容易,办起来却不是那样简单,资金、演员、设备、排练地、演出市场等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解决。

当索海燕把她决定办剧团的想法说给家人时,他们反对索海燕办剧团,比当初反对她学戏要坚决得多。

亲友们认为,二十多年前索海燕学戏的时候,戏剧还是一项“热门”的艺术,目前,无论剧团怎样困难,索海燕凭着自己的能力,还端着“铁饭碗”,现在扔掉“铁饭碗”,万一剧团办砸了,只怕连“泥饭碗”也端不上!

任凭亲友们怎样劝说,性格坚强的索海燕认定了要破釜觉沉舟。

索海燕是个处处要强的年轻人,她说,要办剧团就要办最好的,不能像有些草台班子,花个三五万块钱凑几个人就去演出,戏装破破烂烂,舞台灰灰暗暗,做戏马马虎虎,剧情平平淡淡。那不叫艺术,完全是糊弄观众。她抵押了房产,东拼西凑,借来了30万元,作为办团的启动资金,这是一个令她倾家荡产的数字。

有了资金,购买演出服装、幕布道具、灯光音响,招收了五十多名演职员,一切大体就绪,不料,想像不到的倒霉事接踵而来。

冯顺英开着用两万元买来的廉价吉普车,上面坐着索海燕,在省城刚刚办完演出执照,一个无赖开着一辆奥迪车从吉普车后面快速冲了过去,奥迪车右侧挂擦了吉普车,出现了一道划痕。分明是奥迪车违章,车上下来的两个彪形大汉扭住冯顺英亮出了拼命的架势,强令冯顺英赔钱。无赖欺侮外地人,纵然有理说不清。两个无赖小人讹诈了冯顺英800元钱,驾车绝尘而去。

被人讹诈,还是小事,1999年冬天,出现了比遭受讹诈更为揪心的人命关天的大事。

剧团负责联系演出的台口外交经理仲国柱突然死于心肌梗塞。

仲国柱体态很胖,能吃能喝,办事爽利,外交能力很强。索海燕没有想到,一个精力充沛、活蹦乱跳的中年人,昨天还一切正常,今天怎么会离开人世?突然出现的大祸,让索海燕猝不及防。

死者的家属认为,仲国柱是海燕豫剧团的工作人员,他是在为剧团联系台口的过程中死亡的,剧团也必须对此事负责。

近日,索海燕回忆起八年前发生的这件事,仍然显得无奈地说,“那段日子就像在刀尖上过的一样。天下着大雪,刮着北风,地面泥泞,路断人稀,她和丈夫段风冒雪,跑回老家,把宅基地便宜卖了,作为给死者家属的赔偿。”

索海燕毕竟是索海燕,虽然遭受这样大的挫折,她和冯顺英终于从这次灭顶之灾中挺了过来。她想,人都想走直路,但道路毕竟是弯曲的。世上一帆风顺的事很少,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要干成一番事业,就要不断克服困难,如果一件祸事就把自己压垮,那岂不成了懦夫?对,还是挺起腰杆,披荆斩棘,奋勇前进!

艺术质量是关键

台下的索海燕,衣着简朴,素面朝天,少言寡语,低调处事,人们很难看出她是一位浑身是戏的豫剧演员。在舞台上,索海燕仿佛勇士上了战场,冲锋陷阵,百般武艺尽得展现。索海燕的嗓音很好,而且耐唱,她能演豫剧旦角五大流的戏,能主演二十多出大戏。这种才能是天长日久用刻苦的学习和勤劳的汗水换来的。

在常香玉的年轻一代的学生中,索海燕演常派戏最多。仅以《花木兰》为例,这出戏经常是她每到一地的“打炮戏”。花木兰这个角色以花旦和武生应工。常香玉大师演红了这出戏主要是以传递花木兰的神韵和脍炙人口的唱段取胜。常老师给索海燕教戏时说过,无朝皇帝追赠花木兰为“孝烈将军”,“孝”是她替父从军,奉养双亲,“烈”是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在塑造花木兰这个人物时,必须吃透这一点。索海燕每演《花木兰》之所以能取得很好的效果,是她准确塑造人物、用优美的唱腔抒发人物的内在情感所致。

索海燕演出的《宇宙锋》是陈派戏。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到六十年代初期,陈素真大师曾在河北省邯郸市东风剧团传艺多年,当时的青少年学生学会了她的代表作《叶含嫣》、《宇宙锋》和《拾玉镯》等名剧。陈素真在《宇宙锋》中扮演以青衣应功的主角赵艳容,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索海燕学会了这出戏,而且常演这出戏。这出戏最难的是赵艳容装疯,在表演过程中,赵艳容要让赵高看到女儿确实是疯了,同时要让观众看到这种假装的疯癫是对秦二世残害忠良的反抗。《宇宙锋》的身段、指法、眼神、语气都很讲究,难能可贵的是,索海燕能够演得分寸恰当,生动感人。

在豫剧五大名旦中,崔兰田号称“悲剧之星”,她的四大悲剧《桃花庵》、《秦香莲》、《卖苗郎》、《三上轿》早已遐迩闻名。崔兰田的唱腔凄美苍凉,韵味悠长,尤其是鼻音共鸣,别具一格。索海燕喜欢崔派戏,喜欢《桃花庵》起伏跌宕、悲中有喜的剧情,更喜欢窦氏这个令人同情、令人赞叹的人物。在巡回演出中,许多台口往往点出《桃花庵》这个戏码,窦氏一上场那一大段《九尽春回杏花开,鸿雁北去紫雁来》抒情色彩极其浓郁的[慢二八],让索海燕唱得低回婉转,荡气回肠,声情并茂,余音绕梁,经常获得经久不息的掌声。

《花枪缘》原名《对花枪》,是豫剧的传统戏,也是豫剧大家马金凤代表作“一挂两花”(《穆桂英挂帅》、《花打朝》、《花枪缘》)中的一出重头戏。戏里的主角姜桂枝60多岁,以老旦应功。这出戏最出彩之处是姜桂枝在“南营”出场那一段长达60多句的咏叹调。索海燕在演唱中,把姜桂枝的身世、她的欢乐、她的痛苦、她此行的目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叙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唱出了姜桂枝的辛酸与无奈,尴尬怨恨,其中还有调侃与自嘲,直唱得有滋有味,让观众心旷神怡。

阎立品最有名的代表作是《秦雪梅》,《秦雪梅》最出彩之处是“吊孝”一场,而“吊孝”则是哭的艺术最高超、最完美的展示。

阎派《秦雪梅·吊孝》把哭声艺术化了,在长达半个小时的演唱中,有放声的大哭,有无声的抽泣,有幽怨,有谴责,可以说是各种哭声的集大成。秦雪梅哭得艺术,哭得很美,完全纳入如同行云流水般的音乐旋律之中,让观众在秦雪梅的哭声中获得审美的满足。多才多艺的索海燕,做到了这一点,她把哭泣之美,发挥到极致。

索海燕戏路广,会演“五大流派”的经典剧目,并非是滥学滥用,哗众取宠。她的戏路广是被市场逼出来的,老百姓喜欢看啥戏,他们就得演啥戏,观众点的戏他们不能不演,演就要演好,有压力才能有动力,这在一定程序上可说是逼上梁山。

长期的演出实践告诉索海燕,要开拓市场,赢得观众,艺术质量是关键,但服务态度也至关重要,时时刻刻,心里都要装着观众。她要求大家对待演出,必须做到:条件好坏一个样,室内室外一个样,晴天雨天一个样,城市农村一个样。要对艺术负责,对观众负责。

去年冬天,海燕豫剧团在一个煤矿演出,舞台搭在广场上,四周都是煤山。搭台的时候,台板都是空的,卸台的时候,台板全是黑的,就像一块大砚台。

刚刚开演,北风咆哮,把舞台后面挂幕布的绳子吹断了,眼看幕布就要飞上天,正在台上唱戏的男演员赶紧停下,用手死死拽住幕布,人被拖出十几米。演出结束后,海燕豫剧团每一名演职员,头发和眉毛都残留着风吹不走的煤渣,这似乎是在基层演出最好的纪念。

海燕豫剧团到一个贫困县演出,邻县一个村的几名村干部找到他们,想请海燕豫剧团去他们村演戏,他们问索海燕:“我们出钱困难,每家给你们兑个三五斤粮食行不行?”又说:“我们村里人,十几年都没有看过戏了!”

此情此景,让索海燕和冯顺英深为感动,立即表态说:“去,一定去。”当时由于天冷,演员们感冒的感冒,打针的打针,即使这样,当晚演出结束,剧团连夜开车赶了过去。

村民以巨大的热情欢迎海燕豫剧团的到来,演出那两天,观众人山人海,把舞台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村民们拿着山货、柿饼、南瓜、白菜往剧团里送,堆成了一座小山。这种真诚、这种热情,是纯金钱交易中难以看到的。

去年11月上旬,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戏曲广播栏目邀请他们到郑州中州影剧院演出三场。这是完全自费的赔钱买卖。索海燕、冯顺英考虑,应该到郑州演出,向省会人民汇报,赔钱演出也要干。

来看戏的观众,十分踊跃,每场都是满员。演出中,掌声不断,好评如潮。

省文化厅长、文联主席和省直和个剧院团的同行们看了索海燕的戏,许多人伸出了大拇指。

省会的戏剧专家们连续看了三场,在座谈会上给予索海燕和海燕豫剧团以高度评价。

勇往直前不回头

八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八年中,2920个日日夜夜,行程数万里,演出2500多场,索海燕锻炼了意志,提高了艺术,认识了社会,了解了观众,使她更加坚定了前进的信心。有人问索海燕:“你这么劳累,这么辛苦,想过退路没有?”索海燕淡然一笑:“说实话,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爱豫剧,爱我的观众,只想把戏演好。”

今年6月,索海燕作为中国戏曲代表演学会理事,应邀赴上海参加了学会举办的理论研会,会上许多专家、学者精辟的发言,使她深获教益,深受启发。也使索海燕增加了信心,开阔了思路,索海燕和她的丈夫冯顺英,已设计出了幅幅令人振奋、切实可行的蓝图。

河南海燕豫剧团正在前进,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不可能全是洒满阳光的坦途,索海燕,在风和日丽的天空中要展翅翱翔,在狂风大雨中仍然要展翅翱翔。胜利永远属于敢于搏击风雨的强者。

荆桦地址:郑州市经七路21号附16号2号楼33号
邮编:450002
电话:0371—63831317 66698501

来源:中国戏剧网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4 + 6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