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蓑丰的磁州窑梦想

磁州窑 百科编辑 90℃ 0评论

近年来,蓑丰先生在磁州窑研究方面,可谓硕果频现,成为日本磁州窑研究界的杰出代表之一。20世纪70年代初的1971年,日本陶瓷专家、研究权威小山富士夫先生以颇有远见的目光,推荐蓑丰到美国留学,希望他利用西方国家丰富的收藏推进磁州窑专题研究。蓑丰在美国哈佛大学读博士时即开始探讨磁州窑,经过数年努力后终于结出了硕果。他先后担任了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馆长助理,又担任过美国芝加哥艺术馆东洋部主任。从事磁州窑研究凡数十年,推出许多惊世之作的大文章。
蓑丰先生从事磁州窑研究的主要贡献,概括地讲,以他在1980年-1981年发起,在美国印地安那州那不勒斯博物馆,举行了世界上首次《国际磁州窑讨论会》为最具意义。本次展览会展出了日、英、美、加拿大四国收藏的磁州窑精美作品上百件,有300多人出席了讨论会。它以高水平和高层次的神韵丰姿,浓笔重彩般地向世人展示了磁州窑艺术之伟岸神采。这次展览是紧继1978年10月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中国磁州窑展览》之后,仅仅不到两年时间,就在国际上重新掀起一股磁州窑热,更值得给予高度评说。他在序言中说:“我曾得到许多人帮助,我首先要感谢已故小山富士夫教授。是他把对中国陶瓷的极大热忱灌输给我,并给予了我去北美研究学习的最初机会。我为他未能亲眼目睹他的智慧的硕果而深感遗憾。”蓑丰每每倍感恩师小山富士夫多年教诲,充满感情在《磁州窑系陶瓷》扉页上写下对恩师的怀念,竟如此厚重。这种情节不仅难以仅用知恩图报一词所能表述,它展示出的却是日本几代学者、专家对磁州窑艺术的深深眷恋之情。因此才有如此柔情密意般的话语。蓑丰作为东瀛陶瓷界后起之秀,取得令世人刮目的成就,则是有目共睹的。
蓑丰发起的美国《国际磁州窑研讨会》上,总共发表论文总8篇,每篇文章作者仅限讲40分钟。论文题目为:
1。宋元时代中国文化史;(日–三上次男)
2。早期绘画装饰的发展–磁州窑与中国南方陶瓷;
3。宋代图案与磁州窑
4。磁州枕与中国画;
5。磁州窑传统艺术–内容变化;
6。磁州与磁州窑的关系;
7。磁州窑工艺及其对现代陶瓷的影响;
8。磁州窑的发展及其影响;(1)
蓑丰在为该画册《磁州窑系陶瓷》作序的文章中,热情洋溢地评价了磁州窑艺术,该书介绍了世界各著名大博物馆收藏的磁州窑精品之作。他的这篇具有高水平学术价值的文章,概述了古代磁州窑史料记载,并进行详细评述。他以精湛的研究功力将磁州窑装饰技法分为19种,显然较之此前许多专家学者提出的13种或14种又有了增加。需要提出的是该文章由笔者特邀河北省轻工业学院(现秦皇岛燕山大学)英语教师胡建华老师翻译成中文,经过笔者技术整理、校对,发表在邯郸陶瓷公司编辑的《磁州窑论文集-1》57-65页中。应该说胡老师的译文内容准确且行文优美,为国内学术界及时了解国外磁州窑研究动态提供了很大帮助。近年来,蓑丰先生的这篇文章的译文被无数次引用,虽然沧桑几度,仍不失其高水平的学术价值。学术文章的翻译工作,实际上是一种再创作,这篇译文显示出胡老师不凡的才华,因此才有着如此旺盛的生命力。但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许多文章引用此文时,常常将胡先生的名字去掉,确系明显地不尊重译者的行为(2)。不过,随着时间的流失好的译文资料将越发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是不会随风飘失而去的。
20多年来,笔者非常关注蓑丰的学术活动。1982年文物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硅酸盐学会出版首部《中国陶瓷史》后,日本陶瓷界极为重视,随即由许多专家组织成立了“《中国陶瓷史》研究会”,进行反复、研读,也对于书中的某些观点持有疑义。1985年日本〈陶说〉上发表了蓑丰与长谷部、弓场等座谈中国陶瓷时发表的独特观点。蓑丰默默无闻耕耘数十载,潜心研究磁州窑艺术,所以能够取得被国际古陶瓷界所公认的成就,受到大家的敬重。1997年10月,在河北省省会石家庄阳光酒店举行的中国古陶瓷年会暨学术讨论会上,蓑丰发表了题为《磁州窑长方形瓷枕绘画》的长篇论文力作。文中对磁州窑长方形瓷枕绘画艺术,进行了颇有深度的探讨,其严谨、精细的思路与细腻的学术风格,亦展示一览无余。
笔者能够与蓑丰先生进行会见和进行直面的交谈,受益于朋友杨维民先生热心介绍。1993年蓑丰首次考察了磁州窑,先后参观了彭城、观台等地的磁州窑窑址。他看了磁州窑艺术瓷厂门市部与磁州窑仿古瓷生产车间,亲眼目睹了现代瓷枕的制作工序。又参观了上沿店馒头窑与富田窑址。当大家陪同他来到他的恩师小山富士夫于1941年拍彭城窑群照片的地方时,蓑丰赌景思情,显得异常激动,接连拍下几幅照片,并连声道谢。
观台窑址蕴藏着磁州窑文化艺术的深厚积淀,在考察观台窑址时,每当蓑丰见到一片有价值的瓷片标本时,他就如孩童般地显得极为兴奋,雀跃欢呼。在参观彭城陶瓷研究所时,蓑丰到笔者研究室看了近年来彭城出土的古瓷标本。我与他进行了有意义的谈话。他问及近年来研究的方向时,我回答说目前的重点在明清时期的磁州窑。他说亦有同感,又说请早出作品集。我记得当时说:“磁州窑艺术对日本影响不仅局限在装饰技法方面,在造型艺术上亦对日本陶艺产生过影响。如目前日本茶道用具中,有一种直壁茶钵其造型即来源于磁州窑黑釉茶钵。”他当时看了此类瓷片后,显得很信服,连说是“一样”(3)。笔者送他一册《磁州窑陶瓷》画册,并作签名留念。也请他在《磁州窑系展览》一书上签名留念。他写道“刘志国先生教正,蓑丰弟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几个字。目睹着他谦虚的神态,使我当时有点惊愕。如今他的签名成为笔者很有意义的纪念。忙碌了一天的窑址考察后,磁州窑研究会名誉会长叶广成先生,代表邯郸陶瓷公司与磁州窑研究会,在磁都宾馆宴请了蓑丰先生。叶总作为主谈与蓑丰进行了亲切的谈话。当叶广成先生介绍了自己先父叶鳞趾先生,早年留学日本与小山富士夫先生颇有深交,后来又发现了定窑窑址等成果。蓑丰听到后,顿时显得格外鞠谨,神情谦恭,肃然起敬起来。叶先生代表磁州窑研究会吸收蓑丰磁州窑研究会外籍国际会员,请他转达对长谷部乐尔先生的亲切问候。记得叶先生还向客人介绍了年轻一代进行磁州窑文献研究与仿古瓷研究的事迹,将我与立中兄比喻成古代赵国的蔺相如与廉颇,一文一武。我们还谈到在日本几位对磁州窑研究作出贡献的学者专家,如他的恩师小山富士夫、三上次男、长谷部乐尔、以及年轻的后起之秀弓场知己等,整个夜晚充满了轻松欢快的笑语。
谈到蓑丰学术成果,这里有件事需加更正。1984年笔者在《磁州窑》(原著长谷部乐尔)译本的译序中,曾将蓑丰和长谷部乐尔同列为日本磁州窑研究的第三代。但实际上他们俩并不在同一时期。长谷部乐尔先生对此分代似乎略有微词。长谷部乐尔出生于1928年,首部《宋磁州窑》版于1958年;蓑丰出生于1946年,20世纪70年代蓑丰才受小山富士夫安排赴美留学,利用欧美各国丰富的磁州窑收藏进行专题研究。因此事实上蓑丰要晚于长谷部乐尔几乎一代,如果再冒失地排位,他大约可为第四代领军人物了。近年来注目磁州窑研究,作为日本新生代第五代研究者亦将破土出茧了。日本一代又一代的学者,对磁州窑艺术浓厚兴趣不减,正在研究领域进行着接力赛,并相继推出一批水平较高的成果。实际上,将不同时期日本磁州窑专家进行“分代”也只是为了了解国际磁州窑研究界的进程,并不包含其他意思。我很希望这一点能够为诸位日本专家给予理解。
这里需顺便谈及一下蓑丰的夫人蒋人和女士。蒋人和女士出生于台湾,亦名凯瑟琳。现为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后研究生。与其夫君同为国际著名学者,不过她原先却一直从事响堂山石窟佛教艺术研究。近年来可能受丈夫蓑丰影响,对中国古瓷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1999年她发表了〈北朝青瓷研究〉的著名学术论文,对北方青瓷进行了探讨,据笔者所知这篇研究中国北方青瓷的论文,可谓近年来少有的凤毛麟角之作。
20世纪90年代蓑丰返回母国日本,受特别邀请担任大阪市立美术馆馆长。1992年,他曾与笔者讲到他的一个愿望,即想用十年时间,在日本举行一次“国际磁州窑讨论会”。(L have a good dream .意即:我有一个美好的梦想。)2003年9月,时值中日恢复邦交30周年之际,蓑丰先生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望。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举办的大型题为〈白与黑的竟演–磁州窑展〉展览中,将日本各地博物馆收藏的著名磁州窑精品,荟萃一炉,公开展示,在岛国引起轰动。可以说这是近年来磁州窑研究事业中的一项重大成果。展览说明词介绍说:“磁州窯系陶瓷活潑奔放的作風,特別是用黑與白強烈對比為表現特色的白地黑花瓷,深受日人喜愛。以磁州窯為主題的特展在日本算是首次。內容分為三個部份:一是借自河北,主要來自觀台窯和彭城窯址的出土陶片(118組),一是收錄日本蒐儲的名品150件,另展出在日所藏受到磁州窯風格影響的傳世品及在日本出土的相關陶片等。展品的時代自北宋到明,藉此一覽磁州窯系多元的器型、裝飾手法及演變。以傳世品配合代表窯址的考古出土資料互相對照驗證,至於出土於日本各地的磁州窯系陶片,則是探討輸入到日本的貿易陶瓷時,不可或缺的資料。”可惜笔者竟未有机会成行赴观交流,也未能看到有关的有价值的资料,应该说是件憾事。
蓑丰先生曾满怀深情地说,磁州窑装饰艺术在世界陶瓷艺术史上是罕见和无与伦比的。磁州窑在中国陶瓷乃至世界陶瓷研究中继续占据着很重要位置,人们应该为磁州窑感到自豪与骄傲。当听到这些滚烫热情的话语时,联想到国人一些几乎属于浮光掠影式的研究文章,不由地对蓑丰先生更平添出几份敬重。磁州窑艺术不仅属于中国,她超越了国界,也同样成为世界文化艺术的闪光明珠。我们希望磁州窑研究在频繁的国际交流中百尺竿头,更上层楼,取得更多的成果。
(2004。4。26)
参考文献
(1)。实际上举行此次《国际磁州窑讨论会》前,1981年邯郸陶瓷公司受到了由蓑丰先生亲自签名的英文邀请函件。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整个磁州窑产区并未有人出席。甚至没有一个中国人出席。
(2)。蔡子谔《磁州窑审美文化研究》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
(3)。关于磁州窑天目盏对于日本茶道器物造型的影响。近年来有报道说是由蓑丰先生发现并谈及的.似乎是有些仰洋人鼻息了。
(4)。2004年10月,笔者获得蓑丰先生〈白与黑的竟演〉一书的惠赠。
另,几年前,笔者获悉蓑丰先生已就任日本兵库县白鹤美术馆馆长一职。该博物馆以收藏有著名的白地黑剔花龙纹瓶为著。什么时候再去东邻亲自目睹一下这件磁州窑珍瓷,可以说是我的一个梦想了。
于2013年七月流火时。

来源自:刘志国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 + 5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