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网站源码更新。去除不必要的功能,回归简洁!

明代张应登《游滏水鼓山记》

磁县乐活 磁县百科 163℃ 0评论

游滏水鼓山记
【明】 张应登

按、磁州之流曰滏水,峙曰鼓山。滏称夏清而冬温,至奇也。其源有二:一出于西鼓山滏水亭下;距州二舍而近;一出于神麇山黑龙洞口。距州一舍而近。皆源泉云。鼓计首尾八十里,绵亘磁武间,其上有高欢避暑宫。蜀人性耽山水,且理邺四年,或不容长有此地,而武涉未一停骖,官长之谓何!属上官檄有事于郡邑,其予我以游乎!爱以仲秋十一日,戒车渡漳。过曹操讲武城,照已落矣。月下二十里而宿于磁。
黎明视事。守揖毕,诣城隍庙观灵芝。产殿之东梁者八年矣,玉叶紫茎,光润如初。既观,仍其罩。白举子以其家产瑞谷来,谷一茎而三穗,视昨岁孙守廨中二穗者为尤佳也。闻前此岁间有之,岂瑞谷之种,独磁得之耶?而又何不免于饥馑也?此理不可晓矣。遂命西行。十里,见孙守所为河堤。闸滏水以灌民田者,尽为冯伯洗去。东之郡土,赖此水以艺稻,因闸为隙,而孙不理于口。冯伯乎!冯伯乎!何不洗之早,而令此功用付之无何有之乡也?!惆怅久之。趋黑龙洞。洞上有昆山明月阁,阁下皆水。泉从石窦出,大者如碗,小者如筒,混混而流,如釜中沸汤状,此滏之所以为名也。留句洞上而后行。刘守称入望响堂寺,可饭。乃先由竹林寺以往,寺大而僧饥四散,荒凉不可为情。返舆过雍熙寺、玄帝观,俱多佳景,不及入,遂上响堂饭焉。是寺也,飞阁临流,凿石成洞,而施以三檐。洞中诸石,击之如锣鼓声。隋天统元年创之者。有隶碑,很不全篇,瞥然一过。与刘守别,趋彭城古庙中宿。
彭城陶冶之利甲天下,由滏可达于京师。而居人万家,皆败瓮为墙壁。异哉!晨起,视陶陶之家;各为一厂,精粗小大,不同锻冶。入室。睹为缸者用双轮;一轮坐泥其上,一轮别一人牵转,以便彼轮之作者;作者圆融快便入化矣。为碗者止一轮,自拨转之,而作亦如是。口之似此作者曰千人而多,似此厂者曰千所而少。岁输御用者若干器,不其甲天下哉!而近以旱故,各减十之一二矣。复为于邑严程而进。
未午,抵常乐寺,则武安于尹与杨、张二举子候于门。诣殿饮食讫,著屐登高,诸僧箫管而导。半山中不可舆骑,则步而憩,憩而步,如是者数四,而后至其洞。洞凿石而深入,四壁为小佛子,中座为大佛子,依石雕琢,工致精妙。门楣花草之刻,尤非近世物。有锣鼓石,应击,亦曰响堂。即高欢所为避暑宫也。洞凡三,三酌之。言其山顶之宫制与此同,而深阔如帝王殿。就石为门,樵夫入之即自闭,多不得出。土人惧焉,碎其一扇,旁即高欢葬所。鉴云:东魏大将军高澄,虚葬齐献武王欢于漳水西,潜凿鼓山石窟佛顶之旁为穴,纳其柩而塞之,杀群匠。齐亡,一匠之子知之,发石取金而逃。则此宫之巧且宏有以也!相与攀援而上,僧止之不得。或引手,或扳绳,登可百丈,下临虚岩不测,上惟猿迹鸟道,于是止之而止。复入洞中,因谈胡参知谓,高欢所在为宫避暑,岂虏性畏热耶!余以为非也,彼知天道好还,先为藏身地耳。书之洞门而下,下数百级,复酌。时飞鹊还林,牧羊入户,白云从洞而出,红霞由顶而起,一歌一笑,殆不知人间世有此乐,而又不知我之为吏也。还禅扉中,宋谏议迟之不到。闻有此游,以其不与俱也,为七律贻之。依韵报去。漏下二鼓,推窗视之,明月满山,露沾如滑,二鼓屹然于绝先。神复飙荡,欲一往也。二鼓者,肖鼓之石山,以之称陵谷变迁则先鸣,余欲往而以句压彼,不使之有声耳。恨从者鼾鼾睡,莫助之往也。迟明,入武安道。顶上之霞,洞口之云,铺张如恋恋不忍别我,而二鼓则怪形愁态,恐我之不遽行也。
夫由东之响堂,以至于宫之响堂,历鼓之半。而宫之响堂之后,即为滏源。此滏鼓之大都也。余行两响堂相距之地。恍然如蜀中境。以蜀人而见蜀境,于情何如?故记之。记中孙守名建,云南人;刘守名光先,北直隶人;于尹名承庆,山东人;宋谏议名之韩,张举子名歧凤,俱武安人;杨举子名性鲁,白举子名一凤,俱磁州人。
【译文】
据查验:磁州境内的主要河流名叫滏水,主要山脉名叫鼓山。滏水,人说是夏季清凉而冬季温暖,奇特到极点了。它的源头有两个,一个出于西鼓山的滏水亭下面,距离磁州城不到六十里,一个出于神麇山的黑龙洞口,距离磁州城不到三十里,都是发源于地下喷泉。鼓山从头到尾共计长达八十里,一座座崇岭连续不断地分布在磁州和武安县之间,山上有高欢的避暑宫。我这个四川人,生来就喜好游山逛水,而且在彰德府做推理这个官已有四年了,或者上司不容许我长久在这里任职。然而武安、涉县等地却还没有去过。这是当官不自由的缘故,还说什么呢。正巧,接到上司的文书,派我到府下辖的州、县去处理公事。这是老天爷给我的一次浏览机会啊!于是就在八月十一日准备好车骑,渡过漳河北进。等到经过三国时期曹操所筑的讲武城时,太阳已落山了。在月光照耀下赶了二十里路,当晚就在磁州城里过夜。
早晨起来,开始办公事。首先接受了知州的敬礼,然后在他陪同下,前往城隍庙观赏灵芝。生在大殿东梁上的那棵灵芝,据说已有八年了。白玉殿的叶子,紫色的根茎,光泽滋润,如同刚长出来的一样。观赏完后,照原样把灵芝蒙罩好。这时,姓白的举人,把他家产的瑞谷送来给我看。那谷是一根茎上结三个穗,比去年孙知州官署中产的两穗的瑞谷还要好。单是让磁州得到了吗?可是,为什么磁州一带地方又不免于闹饥荒呢?这个道理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于是,下令出城西行。
行了十里路,就看到孙知州所筑的河堤了。那是平时闸蓄滏水,旱时灌溉民田的水利工程。河堤其实早已被河神冲毁,所蓄的水自然也流光了。眼前所见,只不过是道废堤罢了。本来,磁州以东的地方,全仗着滏水灌田种稻。就因为孙知州建堤闸截了上游的水,下游的人很不满,所以,孙知州的名声,在他们嘴里是很臭的。河神啊!河神啊!你为什么不在这堤刚建好时冲毁它,而偏等它蓄满水才冲毁它,以至枉费了人工财力,使原来计划的功用全落空了呢!我面对这道废堤,伤感了半天,才下令起程,赶向黑龙洞。
黑龙洞上有昆山明月阁古建筑,阁下全是水。泉水从石头缝里喷出,大的喷口如碗口,小的喷口如竹筒,滚滚地流个不停,象是铁锅里的水烧开了的样子。这就是滏水为什么叫这个名的原因。我在洞上题了诗句后又起程了。
路上,刘知州指着前方隐约看到建筑物,对我说:“那就是响堂寺,可以到寺里吃饭。”我看时辰还早,想绕道到竹林寺看看,然后再去响堂寺。不想来到竹林寺一看,虽然庙的规模确实宏大,但是和尚们早饿得四处跑散了,连个人影也没有。看到这种荒凉的状况,使我心情很不愉快,。在坐轿返回的路上,又经过雍熙寺、玄帝观等几处名胜,周围都有很多的美丽景色。可惜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进去,就直接赶到响堂寺,吃了顿饭。
这座响堂寺,高高的飞阁紧靠着河岸,依着石岗开凿成洞窟,洞门上安设了三层檐。洞中所有的巨石,如果敲一敲,发出的声音就象锣鼓响声。这座庙本是隋朝天统元年创建的,年头很不短。洞里有通隶书经文碑,可惜不完整,我只瞥了一眼就走过去了。从响堂寺出来后,我告别了刘知州,紧赶路到彭城,投宿在一座古庙里。
彭城是著名的陶瓷产地,它的陶瓷制造业很发达,赢利可说是天下第一。当地的陶瓷产品,通过滏水船运,可达到京城。居民约有万家。家家的墙壁都是用残缺不全的陶瓷坛子垒砌成的。用坛子作建筑材料,我在别处还从来没有见过,真是特殊啊!清早起床后,我特意到制作陶器的人家去参观。每户人家,实际上就是一个独立的制作工厂。制品分有粗、精、大、小不同等级。工匠根据品种、规格的要求变化,采用不同的捏制和烧制工艺。我走进坯作坊,亲眼看到了现场制作:做大缸的用两个轮台,一个轮台上坐着泥料,一个轮台由另一个人牵拉着转动,以便利那个轮台的制作者。这样,制作者的技艺就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完满融通、快速灵便地进入神化境界了。做碗的呢,只用一个轮台,制作者自己拨动旋转,干起活来也同样有功效。据我观察,彭城地方,象这样的制作者,说有千人,实际上要多;象这样的陶瓷工厂,说有千所,实际上要少。每年进贡的皇家专用瓷器都有一定数额,那不是天下第一吗!只是在近几年,由于天旱的缘故,水路不大畅通,各种陶瓷制品的产量,都削减了十分之一二了。
因为我还要去武安处理公务,并且已经和武安县的于知县约定了会面时辰,所以在彭城不能久留。于是又紧急起程,赶路北进。
当我抵达武安境内的西鼓山山脚下的常乐寺时,还不到中午,于知县和姓杨、姓张的两个举人,已经在寺门前等候了。我们来到大殿,饮茶进食完毕,换上了登山木底鞋,就去爬山。和尚们吹着箫管,在前面引路。半山中不能坐轿,也不能骑马,只好走一段路歇一下,歇一下走一段路。就这样走走歇歇的有四次,才到了山腰间的石窟洞。洞是凿开石山后向里深挖而成的,四壁布满了小菩萨像,中间是大佛爷像,全部是就着石头雕刻琢磨出来的。手法高超,细致精妙,门上和檐口椽端的横板上的花草图案雕刻,尤其不是近代的东西。洞中有锣鼓石,敲一下,同样有回声,因此,这石窟洞也叫响堂。就是高欢所建的避暑宫。象这样的洞有三个。我们每到一洞,就小饮一次酒。
有人告诉我们说:“山顶上的宫室,布局的形制和窟洞相同,但是规模要大得多,又深又宽的象帝王宫殿。就着巨石作门,打柴的人误进去,石门会自动关上。很多人进去后出不来,饿死在里边。当地人害怕了,砸碎了一扇门。山顶宫室旁就是高欢埋身的地方。”我记得《通鉴》上也说过:东魏大将军高澄,表面上把他父亲齐献王武王高欢葬在漳水西岸,以掩人耳目;暗地里却在鼓山石窟佛顶旁边凿了个墓穴,把高欢棺柩放进后又填平了,然后杀掉了所有的凿穴工匠灭口。北齐王朝灭亡后,一个知道这事的工匠儿子,为了报父仇,偷偷打开石穴,把高欢陪葬的金银财宝全取出后逃走了。这样看来,说这座宫殿精巧又宏大,确实是有缘故的。传说和史实,引起我们浓厚兴趣。明知这山不好爬,我们还是相互帮助着继续往山顶攀登。和尚们想阻止也阻力不住。
我们一会手拉手,一会牵扯着绳索,尽力往上爬。爬了将近百丈高,再也不能爬了,脚下是活动的石头,悬挂在深渊边上,头上只有猿猴的足迹和飞鸟的通道了。于是,我们只得在这不得不止步的地方止步,重新回到洞中。闲谈中,有人提到,以前胡参知说过:高欢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建别宫避暑,难道这北方的家伙,生来体质怕热吗?我认为并非这个原因,而是他知道老天爷好给人报应,预先准备藏身之地罢了。我在洞口题了几句后,就下山了。下了几百级石阶,拣了一处干净地面,再次饮酒休息。
时辰以近黄昏,外出寻食的鸟鹊纷纷飞回树林了,散牧在山坡的羊群,也被主人赶回家了。朵朵白云从洞中飘出,片片红霞由山顶上腾起……我们面对美景,唱一阵笑一阵的,心情真舒畅啊!几乎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这样的乐事,更忘记了自己是在千里之外的异乡,作着小官吏呢。
回到常乐寺,宋谏议直到晚也没有来。他是听说了我们这次游山消息的。由于不能一同参加,他很遗憾,就写了七律诗派人送给我们,表示歉意。我当下依照他的诗韵还报给他。时刻已到二更了,我还没有睡意,推开窗户欣赏月景。只见明亮的月光照耀这群山,沾满冷露的山路,在月光映衬下显得洁净溜滑。两座石鼓兀然耸立在最高山顶上。这时我忽然心血来潮,精神又飞扬了,很想到那峰顶上去一趟。这两座石鼓,指的是形状象鼓的两座山。因为据说它发出鸣声后,世道就会发生巨大变动,所以我想前去用诗句压一压它,让它不再发出声来。可恨的是,随从们都打着呼噜睡得很香甜,没人帮助我去实现这个心愿。
第二天天未亮,我已行走通往武安的道路上了。山顶上的红霞,洞口中的白云,都在延伸舒展,好象是不肯和我分别,显出恋恋不舍的样子挽留我。而那两座石鼓,好象猜到了我有压服它的心思,却对我装着鬼脸,作出一副发愁的样子撵我,它是担心我不赶快走呢!
由东边的响堂出发,一直到避暑宫的响堂,行程经历了整个鼓山山脉长度的一半,而避暑宫响堂的后边也就是滏水的源头。源头往东边的响堂流去,和黑龙洞的滏源汇合,成为滏水。这就是滏水鼓山的大概面貌。我行走在两个响堂之间的路上,恍恍惚惚地就象走在四川山地的路上。四川人在异乡见到四川的景境,会产生什么样的感情,那就不用说了。因此我写下这篇文章,铭记这次难忘的旅游。
记中的孙知州名建,是云南人;刘知州名光先,是北直隶人;于知县名承庆,是山东人;宋谏议名之韩,张举人名岐凤,都是武安人;杨举人名性鲁,白举人名一凤,都是磁州人。
【作者简介】 张应登(出生年月不祥),四川内江(今四川省内江县)人。进士出身。万历十一年(1583年)任河南彰德俯(今河南安阳市)推官。万历十五年秋,作者曾游览响堂山风景区这一带地区,写了这篇散记,对峰峰的名胜古迹作了详细记载。《游滏水鼓山记》石碑,现存于北响堂山石窟。


磁县百科需要您的支持与关注,在留言板写下您的宝贵建议和联系方式,帮我们改进,以便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本文侵犯到您的隐私,请及时和本站联系,在核实清楚后会在24小时内更改或删除。投稿、建议:3@cxbk.info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6 + 5 = ? (必填)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